?? 法兰克福美食:金玉满堂(H)_第21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21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手帕,腰窄腿长的大步走过来,苏毅清气质卓然,使人侧目。头发用生发油好生打理过,朝斜后方梳,他大大方方的整张脸都露出来,俊是一目了然的俊,黑眸中星星点点的,不管别人有没有看他,他都带着镇定又倜傥的笑意。
  乖怪少女
  苏弈清十八九岁,已是位很熟的青年。惯会出现在各种场合,朋友不拘哪一类,总有各种各样的人要跟他攀关系,与他打交道。他也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,苏先生让他去福伦船务公司学习,苏弈清倒是老老实实的去,学了两个月,那个“副经理”便成了闲职,再很少去。不是因为他贪玩,而是他觉得在父亲的影响下,所学有限。
  老子看儿子,自然是有诸多的不满意,不是苏弈清不好,而是期望他更好。苏弈清很懂父亲的心理,同时也尊崇自己的想法,于是常常需要哄一哄自己的亲爹。
  苏先生见奕清仪表堂堂的出现,心下乐开了花,嘴上仍旧一刻不停,当着朋友们的面好说一顿,他说着贬义的话,眉毛扬的老高,生气勃勃的亮着一双眼睛,认谁看都知他是矫情的在夸自己的宝贝儿子。奕清很捧场,诺诺认了,又高抬了一下手臂,一个男孩子捧着礼盒送过来,苏弈清把盒子尊敬的递给亲爹,苏有成摸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拆开来,原来是一只古董老烟筒,嘴巴上是翡翠钰式,身子是黑檀木,握在手里分量十足。苏有成哪有不开心的,伸出长手指在儿子的额头上狠狠的点了一下:“真是浪费钱,不是让你们学会节俭吗?”
  众人都赞苏先生儿子孝顺,苏有成领会够了,便将奕清的胳膊一抓,直接抓到金家父女二人面前:“这个时你的曼真妹妹,你以后有时间带她出来转转?!?
  金景胜也很同意,从后将曼真的腰轻推了推:“还不跟奕清打声招呼?”
  众人看着这一双年轻男女,纷纷笑着琢磨,不论是从身高还是面向上来讲,两个人都很配,一个高大英俊,一个玲珑安静。至于脸嘛,苏弈清俊美出色,也许是太过出色了,倒不需要一位倾国倾城的女人来配,那样的不适合组建安稳家庭。
  曼真仰头望了他一眼,此人简直像是高悬于空中的太阳,使人看了一眼后需要抬手遮光,好一会儿适应。
  曼真垂头,两手交握于一起,手指绞着手指,软皮鞋的脚尖一下下蹭着方格纹的石砖地面,苏弈清呵呵一声,笑出声来,请曼真去一边转转,二人穿过人群,因人着实有些多,曼真又不抬头,苏弈清只得伸出一条长手臂,时刻妨着她撞到别人,或者别人撞到她。


第30章 仪表堂堂
  财政司长的家非常大,到处张灯结彩人声鼎沸,谈话谈笑声接连不断,在后院的碧绿树影下架起了戏台,请了两三位名伶轮流上台。曼真不熟路,苏弈清就着她的速度慢慢走,这一走不知觉间半个时辰过去,他们停到戏台侧面的林荫下,遥遥的望住热闹,互相间谈话也能听的清楚。
  “你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引你来这,这里人少,风花雪月的恰恰好?!?
  苏弈清两手抄进口袋,侧身对着曼珍,曼珍抿抿唇,因不过十五岁,也就没有像别家小姐那样化妆,她的唇天然的带有好颜色,脸若朱玉,还带着些少年少女没退化完毕的微妙绒毛。很少有人同她开玩笑,于是一下子也不晓得怎么样回应开玩笑的话,单单是摇头晃着。苏弈清又笑,以为她羞涩可怜可爱,于是大哥哥似的拍她的肩膀:“好啦,别拘束,他们的话别听,这些人就爱瞎起哄,好像个个都是月老下凡,能凑一对儿是一对,可他们也不想想,如果迫于言论把这两人凑合一起了,两人且不适合,那日子又要怎么过呢?”
  曼真不是没有思想,她很快抓住了重点,能说出这么些话的,必定在情场上也经历了不少。曼真对于情场没有过多的想法,只觉得苏弈清说的太过理所当然:“你的意思我很能领会,只是这是不是把父辈的好意和眼光全都否定了?他们自有几十年的生活经验,不能全说对,也不能全说错。外人总比局内人看的清,奕清哥哥,你说呢?”
  苏弈清没料闷声无语的人忽然说出这么一大通,而且理论观点全不在青年人自己身上,这很有些怪,怪得他不生气,倒是很想笑,伸出手来掰过曼真的肩膀,两人面对着面,他笑吟吟的嗯了一声,不跟乖乖小孩计较:“那你什么意思呢?”
  曼真看久了他,也就习惯了,撇撇嘴道:“我也不是要跟你吵,奕清哥,我就想问你,你说全靠自己处,只靠一个情,那要是感情出了问题,又有谁来保障。若是因两个家庭在一起,情感出了矛盾,也有众人来调和,有孩子有其他的纽带联系,走得总还是要远一些吧?!?
  苏弈清顿了好一会儿,简直没话说,戏台上刚好一段戏拉下帷幕,大片的掌声盖过了他的沉默。待掌声停了,苏弈清恢复本色,心下哭笑不得,这回也便真的把她拿妹妹看,这种小妹妹,被家里养的太好,只听父母的话罢。他领着曼珍去成条形的自助餐处,挖了一碗五颜六色的冰,拉了曼珍的手塞过去:“乖乖小女孩,尝一尝吧,这个好吃?!?
  曼珍端着小碗,见冰上飘着冷气,无奈又撇嘴:“我不爱吃?!?
  奕清无法,摊开双手,把冰接了过去,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,同时呵出一大口白烟,囫囵几下吃得一干二净。
  岳红中学临近放假,街头巷尾各有各的热闹的喜气,小孩子买了竹炮到处丢着玩。学生们迫不及待望眼欲穿的望着放假,曼珍裹了件厚大衣,她的个子在同学里算高,但不算顶高,算是刚刚好的玉立少女,穿得再多也不会丑。跟同桌打了声,提了自己的书包顺着拥挤的人流一直往前走,从低年级路过高年级教学楼时,一双人影映入眼帘。那个女人穿了条大红的长款风衣,风衣下裸着腿穿了一双黑色细高跟鞋,穿的这么艳丽,又这么风骚,曼珍很难不注意到。
  然后她就看到了吴敬颐。第一感觉是惊,第二感觉是高瘦,han风料峭中,仅穿了件中等厚度的中山装,立领贴着他的脖子,露出的肌肤皆是一片雪白。


第31章 哥哥帮你报仇
  前面是热闹的人群,一筛的蓝色黑色,后面也是潮水一样的笑闹声,每个人嘴巴里呵出团团的白雾。
  曼珍也呼出一口白雾,胸前的衣服很有些紧,她喘不过气似的抚了两下,眼眶旁存了些酸胀。曼珍迈开步伐,极力的瞪着眼睛,把酸胀渐渐的瞪成了怒火,这股怒火仅仅的向着吴敬颐的背影。然而姓李的风骚女老师时时刻刻的贴近自己的学生,曼珍不是瞎子,心下咬牙骂她,不要脸哦!
  前面两个人且行且聊,李静华的身子偏向青年,言语态度亲昵,任谁一看,都觉二人关系良好。吴敬颐自然是少言少语,他不像那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