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车展几年一次:金玉满堂(H)_第35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35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吸吮她的舌头的唇瓣。
  “嘘,嘘……别急?!彼钠鹕?,啵的一下拔出了ròu棒,只用暴涨的ròu棒在泥泞的穴口滑动顶磨:“乖,别哭了。哥哥说过分了,我道歉,对不起,宝贝……对不起?!?
  曼珍慢慢的且回了神,心下酸麻且瘙痒,只是还有些难过:“你起来,不要再弄了?!?
  敬颐果真起来,把湿淋淋的物件收回裤裆内,他给曼珍收拾好衣服,把裙摆上的褶皱理了又理,单腿跪到地上,由下往上的牵着曼珍的手背,热唇在她的手背亲了一下:“哥哥愿意服侍你,想让你舒服?!?
  他拿眼睛蛊惑她,像是世界上最虔诚最卑微的绅士:“如果你想要的话?!?
  曼珍慢慢的哦了一声,拿手臂揩了把眼泪。
  铁门咚咚急切的响了两声,吴敬颐看了曼珍一眼,先起来了,他问曼珍自己的衣服弄好了没,曼珍扭开头拧着眉用力的一点头,从他的身边跑开去开门。门口立着一位穿工装的中年人,脸上全是憨厚的交集,他朝曼珍裂开一道惨兮兮的笑容:“金小姐,你好……吴经理……”
  吴敬颐笔挺自然的走过来,言语态度颇为亲切:“韩师傅,怎么回事?”
  韩师傅指了指下面:“徐国文带人闹事,说要见金小姐?!?
  吴敬颐系上白衬衣嘴上的纽扣,从抽屉了翻出眼镜戴上,他当头先下去,曼珍随韩师傅一起下来,办公室下头是一片几十平米的空地,刚才还喧闹的厂房此刻一片寂静,一群灰头土脸的工人挤在一块儿,不安的窃窃私语。当头站着一位高大的年轻人,身材魁梧目光尖锐,以领头者的姿势站在人前:“金小姐,现在老板不在,你就是我们的老板?!?
  吴敬颐潜了曼珍的手往后一带,他微微笑一下,客气而疏远:“金小姐什么都不懂,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?!?
  徐国文冷笑一声:“你只是个受聘干活的,做不了主!”
  曼珍从后面伸出半个脑袋,让他说,徐国文道:“我们为工厂做牛做马,一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,这已经违背了劳工法。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,要么涨工资,要么集体罢工!”
  曼珍觉得这话有道理,也很有威胁性,略微紧张的问道:“你们想涨多少哦?”
  徐国文报了一个数字,更提出要把过去一年的加班工资翻倍的补过去。吴敬颐当即严肃否定:“涨工资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。但是,徐工,工厂的效益已经很差,今年更是入不敷出,你提这么一个数,不觉得自己狮子大开口么?”
  徐国文哈哈一声,张扬且激进,从后面人手里接过一根黑黢黢的铁棒:“你们这些资本主义的走狗,老子今天就不干了!”
  他拿着铁棍一挥手,怕事的工人纷纷尖叫跑开,一丛十几人的队伍从人群里纠结起来,高昂的吼叫,徐国文往前走,用铁棍指着金曼珍:“金小姐,你过来,我只跟你谈?!?
  吴敬颐一拧头,示意韩师傅把曼珍带走,他摘了眼镜放进口袋,慢慢的扯下脖子上的领带,将领带在右手上缠了三圈,长腿跨出几步,思路严谨语气森冷:“韩师傅,马上报警?!蓖A艘幻?,又道:“你们这些闹事的,谁放下武器,立刻涨薪资。帮忙制服这些人的,有高额奖金!”
  场面凝固了好一会儿,徐国文大吼一声,当即气势汹汹挥棒而下,敬颐拿右手握住铁棒,旋即一个转身,左手手肘袭向青年,扯住他的手臂猛地往下拽,徐国文在空中飞了半圈哄的一声以面朝天的砸到地上,铁棍挥出一道凛冽的影子,当头砸到他的胸口上,徐国文闷闷的哼了一声,胸口的骨头似裂了般骤疼,他咳了两下,咳出一团黑血。


第47章 无形驱赶
  治安大队和巡捕房都来了人,治安大队的意思是只把主犯抓起来就,徐国文面无人色的被扭抓起来,五花大绑的往外拖。英巡捕的一位包探确实不同意:“他们这样胡闹,聚众械斗,怎么能只抓一个人?”治安团的队长对他比较恭敬:“我们中国人,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再说了,这里的经理把他们安抚的差不多了,真正破坏法律的,怎么讲也只有这么一个姓刘的,他怂恿其他人。这些工人什么都不懂,也没真正参与进来。周探长,您……”
  周探长戴着英式的蓓蕾帽子,大热天的还批着个头蓬,手上除着一根细长的手杖。他的眼窝很深,实际上是个中英混血,算是混血人中长得不怎么好看,所以格外的注重仪表和傲气。他不怎么看的上治安队这些人,抬手一挥,让人把从犯数十人也一起带回巡捕房。
  金景胜没来得及赶回来,于是这一切都是吴敬颐亲手处理,他让人先把曼珍送回金公馆,先去市区在开会的间隙通报了金景胜,金景胜满脑子冷汗,敬颐倒是很冷静,晓得巡捕房是个势力的地方,他道:“如果您愿意舍点钱财,这个事情好解决?!苯鹁笆た话押?,喝一口凉茶:“钱没所谓,关键是人没事?!?
  吴敬颐连着几天去了好几次,终于在一个星期周把人都领了出来,周探长见过他一次,觉得他很懂礼貌,也很识礼数也就没有特地为难他。他把工厂的人前脚放走,后脚就跟租借的老总联系上,老总道,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。
  这天天空阴云密布,很快乌拉拉一阵风,狂雨从天幕上泼了下来。
  苏弈清顶着大雨来到金公馆,手里拿撑着一把大黑伞,郑亮的皮鞋在柏油路面上踏出不少水花,待他冲进大厅,从肩膀上抖下一连串的水珠。金景胜歇在家里,最近精力颇有些力竭,见到苏家四少,登时又来了精神,唤人来帮苏弈清脱西装外套,再去楼上找一套干爽的衣物下来。
  奕清道不用,拿眼睛瞅楼上:“雨是下着,天还是很热,衣服一会儿自己就干了?!?
  他往楼上看,想看的人没出现,倒是夺目的走下一位青年绅士,吴敬颐穿的简单正经,蓝白条纹的衬衫配上长西装裤,头发也是干净清爽,他们互看了一眼,苏弈清没料短短几个月,一个人可以这般的大变样,心里有想法面上却点头道好,转而在金先生身边坐下。
  金景胜也不全然的迟钝,知道奕清来找曼珍,他哈哈朗笑,又不去客气的戳穿年轻人的面子,等吴敬颐下来后,吩咐查房重新泡一壶碧螺春过来。
  苏弈清来金公馆,也是有正事,他们闲聊一会儿,奕清抿口热茶,道:“我觉得这件事是有些不对劲的,纱厂又不在英租借范围内,按道理来讲,他们没有权限这样做??墒撬钦嬉庋?,我们拿他们也没办法。金叔叔,你还是要先去打听打听?!币凰档焦こУ氖?,金景胜便无法控制的愁容满面:“奕清,你可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吗?你们苏家,比我们金家面子可是大多了?!?
  奕清也是有些忧愁,为曼珍的家庭担心:“金叔叔,我会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