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学派霍克海默:金玉满堂(H)_第36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36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量帮你探听,有消息第一个告诉你?!?
  曼珍一晚上没睡好,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必须赖床,小环来喊过她几次一点用都没,吴敬颐刚好下来去书房,小环的眼珠子一转,就把曼珍的对头拉过去,她也不敢真拉他,把人请到门前就闪开了。吴敬颐从进去到出来没花到十分钟,曼珍便狗急跳墙一样穿好衣服跑了出来。她去外面找到小环,小环跟厨房的张妈一起嗑瓜子,曼珍对张妈假笑一笑,把小环勾搭过来,小环耸着脑袋跟出来,走到拐角处,曼珍狠狠的赏了她一个暴板栗:“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!”说着连打她数下,不光是赏板栗还要去揪她身上的ròu,小环大声哀嚎,嚎的假,眼里仍旧是笑嘻嘻的。她觑见缝隙,一溜烟的从曼珍的胳膊下钻出去,往花园里跑去。曼珍气的跺脚,一路呼唤着追过去。
  曼珍追的满头大汗,加上心里原本也有忧愁,这下几乎快要气哭,小环从树后跳出来,一边从侧面抱住小姐,摇摇晃晃的哄:“好啦,好啦,都是我的错,小姐你打我吧,使劲打,打死都行!”
  天上忽然下了暴雨,两人只得往主屋这边跑,曼珍只着一条雪纱的孔雀蓝裙子,跑上了长廊,跳进大厅门槛,在地板上留下一连串的水印。而屋子里原本的谈话声,很明显的静了一静,万籁俱寂中,曼珍低头一看,就见自己的衣服像是半透明的纱布贴在身上,胸口处滚圆一片,湿漉漉的裙摆紧贴着大腿,以及大腿根,那里的形状若隐若现着。她的头蒙的炸开,炸的脸颊冒烟,喉头冒火。
  吴敬颐无声且迅捷的拎了外套,眨眼间就过来套在曼珍的身上,且扶着她的肩膀往楼上带,转身对金先生道:“我先送她上去换衣服?!?
  金景胜的老脸也有点红,讪讪的看了奕清一眼,掩饰性的喝茶,奕清侧身去望上楼的两个背影,一个高长玉立一个窈窕动人。他的嘴角翘了一下,当做什么都没看到,转而跟金先生商量另外一件事:“吴经理毕竟是个外人,这样住在家里,是不是……有些不方便呢?”
  为了避免误会,曼珍很快换了衣服下来,雪白的脸蛋红若艳霞,眼睛也是转来转去的心虚。爸爸却是拿话对向跟下来的吴敬颐:“奕清那里有几套闲置的公寓房,环境甚好,我跟他商量过了,以我的名义租下来,因你近日的辛苦作了酬劳,免费去住?!?
  其实这话是很正当的,理由也是充分的,不知为何,大厅里却扬起一张无形紧张又尴尬的气氛。
  金先生论自己的话,他知道自己是好意的,好意的让人来住,又好意的让他去别的地方住,可这未免还是有些看轻他人驱使他人的嫌疑。曼珍也不羞了,焦躁的情绪慢慢的沉下来,她看见爸爸眼里浓厚的愧意,于是第一个笑起来,向苏弈清打听那寓所的好处,末了拍拍巴掌:“这样的好事,怎么轮不到我呢?”
  吴敬颐垂眉望向地板,也没多久,便说了一声好。


第48章 哥哥陪你睡
  金景胜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晓得,宝贝女儿很可能会跟敬颐有一腿。这种可能性对于他来讲,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,所以光是想一想都是罪恶,想都不会想,也就不会有苏弈清的担忧。他是纯粹出于客观的考量,认为敬颐搬进公寓更合适,寄人篱下和自己独居哪个更好?自然是后者对他也更好,不算是亏待他。
  说是请人搬出去,也不能立即让敬颐提着行李箱走人,于是中午的时候,金先生叫厨子做了一顿大餐,厨房的长厨为了显示自己的勤劳和手艺,将新近学的佛跳墙展示一番,呈到桌上来,一个大大的陶罐严密的盖着盖子,盖子刚一揭开,浓烈的香气流散出来。金先生挺高兴,赏了他五块钱,起身扶胸的从里面夹出一只鲍鱼,送到敬颐碗中。
  敬颐笑纳,苏弈清在一旁看着,不怎么吃,而曼珍呢,喝了一口汤之后觉得中药味有点重,也不怎么吃。
  金先生一连送了好几块肥美的贵ròu过去,心下慢慢舒坦了一些。大家吃完饭,暴雨也停了,又转到落地玻璃窗的茶座边喝茶。
  敬颐道自己还有些文件没处理,先一步上楼,苏弈清瞟他一眼,赞道:“吴经理真是兢兢业业,若是我有你这般的刻苦本领,我们家老爷子也就不会天天念叨我了?!?
  金景胜脸上很有光,笑着摇头,他仔细的观察苏弈清,见他漂亮的精神,且十分的体面:“奕清你也是个很有才干的青年嘛,不要太谦虚了?!?
  敬颐自然的走向二楼,待那些人的视线被阻隔,身子晃了一晃,抬手撑住胃部,快步趔趄的往上爬楼,一进了浴室便扶到马桶盖上大吐特吐。长脖子上的青筋鼓起,脸上血脉偾张,把刚才吃的东西一股脑全部都呕了出来,一丛鼻涕跟着留下来,吴敬颐冷酷强硬的撑起自己的身体,到洗水台上洗脸漱口。
  苏弈清见曼珍只是望向窗外,有些没精打采,笑着拍了一下她的手背,却是对金先生讲话:“金叔叔,曼珍老是窝在家里怎么好?刚好家父让我来邀请曼珍过去吃个便饭,您看方便吗?”
  金景胜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,他把守在大门口的小环喊进来:“你上去给曼珍拿件披风?!?
  小环快快的找了件薄纱的披肩,伺候小姐套上,曼珍噘嘴瞪了她一眼:“我叫你干活,你就有万般理由,爸爸叫你做事,你就比狗还跑得快?!鞭惹宄至⒃谝槐?,听言露出笑颜,大大方方的搂上她的肩膀,以大哥带妹妹的姿态往外带:“怎么凶巴巴的,谁要是敢娶你,谁就倒霉呗?!?
  曼珍坐上了苏家的小汽车,这才敢明目张胆的赌苏弈清的嘴:“谁要娶我,你管得着吗?”
  苏弈清跟着弯腰进来,直接贴着她坐,身子往后一躺,两手交叠着放在脑后:“谁说我……”话说了一半没继续下去,只在心里道,假如我要管,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?这话一说,曼珍必定追根究底,他又要拿什么话来解释呢,所以还是不说为好。
  一路上,曼珍不怎么搭理苏弈清,奕清拿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头,忽而凑过去,弹了一下她的盈盈的软耳垂:“怎么了,小乖乖,还在记恨我?都多久的事情了,值得你记恨这么久吗?”说着他自顾自的低笑,笑声磁性悠扬,那种轻松惬意自成一体:“以前你对我,还是讲礼貌很客气的,吃个饭跳个舞都紧张,现在都敢给我脸色看了?!?
  曼珍觉得他说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,于是在车上跟他小吵一通,还没吵完说清楚呢,小汽车已经进了辉煌阔气的苏家。
  一进苏家,曼珍顿时老实了,眼观鼻鼻观心的接受了苏家老子娘的热情问候,问什么都乖乖的应,答不出了就拿眼神去瞅苏弈清,苏弈清的胸怀顿时又软又宽,宽到能塞下一片大海,挥斥方遒般隔开爹娘:“你看你们把曼珍吓的?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