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足球队赛程:金玉满堂(H)_第38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38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厂里带头闹事的徐国文,黑眉一?。骸澳阍趺丛谡?,不是在蹲班房吗?”
  徐国文笑得很不好看,双手抱胸:“你别太小看人了,你有关系,难道我没有关系?”
  敬颐没心思跟他纠缠,就地一点头,心道上次就应该打断他的骨头,越过此人下楼去。待他回到金公馆,天色暗了许多,金景胜见他回来,笑着道:“事情办得还顺利吗?”闲说两句后指了指茶几:“公寓的钥匙送过来了,你先拿着吧。地址写在名片上呢?!本匆么昧嗣婢?,恭敬地收了钥匙揣进裤子口袋,两个大男人共进晚餐,实在是谈不上气氛良好,除了工作基本没话说。到了八九点钟的样子,金先生披着睡衣从楼上下来:“这丫头这个点怎么还没回来?”
  吴敬颐抿着唇角去打电话,苏家却是说他们不在,给了一个号码过来:“这是德国饭店的号码,您打电话是去问问吧?!?
  他挂了电话,对着金景胜把话转说了一遍,语气犹疑意有所指,金景胜也是有些担心怕年轻人胡来:“那就拜托敬颐你去接一接吧!”
  哥哥去接妹妹,这没毛病。
  苏弈清头昏脑涨的吃着曼珍的小舌头,甜滋滋如糕蜜,甜得得他血脉偾张筋络暴涨,他已经记不得第一次亲曼珍的具体滋味,其实他记得,但是出于自己的风范不好记得那么清楚。
  奕清用力吸了一下曼珍,舌头在里面大肆的叫,两个唇瓣也用上去,吃着口水唾液越来越丰沛,曼珍发出难耐的唔唔声,奕清伸手一握,握了个满手的柔软丰盈,他渴了又渴的抬起头,专注的看曼珍,曼珍闭着眼睛哼哼,两颊酡红如桃子,嘴巴微微的嘟起来,上面沾满了奕清的口水。
  “小乖乖,你喜欢奕清哥吗?”
  苏弈清仿佛有些沉醉似的,随即慢慢一点头,笑得春华迎面:“喜欢的,对吧?!?
  修长的手盖着曼珍的软盈,正要放肆着揉一揉,床头柜上摆放的电话叮铃铃极其刺耳的响了起来,且是锲而不舍一响再响。
  奕清重重的喘了两口气,舍不得从曼珍的身上下来,长手一捞,捞过听筒正要压声大骂,没料对方先一步骂过来:“金公馆问你老子要人呢,曼珍呢?你个王八蛋龟儿子,口口声声不是说的好好的,你老实交代,人呢?!”
  奕清恍惚的回神,过了半分钟,终究是惨笑一声:“人好好的,她有点喝多了,我守着让她睡一会儿,待会儿就送回去了?!?
  苏有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警告一番挂了电话。
  奕清慢慢的爬了起来,把曼珍的衣服理好,跪在双边捧她的热脸,低下去想亲她的脸蛋,结果还是在湿漉漉亮晶晶的唇上亲了一下:“我这……太冲动了?!?
  他正要去洗手间自己解决一下,房门咚咚咚大力的响了起来,奕清有了不好的预感,定了半分钟这才上前开门,吴敬颐冷冷的瞥过来,直言道:“苏少爷这是准备做什么?”
  闷热的夏日,无形迎面冲来一股han风。
  敬颐面色不善的停了两秒,话头一转,稍稍客气了一分,也仅仅只有一分,道:“金先生让我来接曼珍?!?
  奕清皮笑ròu不笑的哼笑一声,任他直直的走进来,去里面寻曼珍,没到半分钟,吴敬颐半托半抱弄出软趴趴的金曼珍,曼珍半醉半梦,嘤嘤哝哝的说着含糊不清的醉话,奕清想要上前跟她说两句,被吴敬颐一手挡开:“如果你不想金先生乱猜测,请你快些让开?!?
  ps:作者:已留了一盆的哈喇子,然后委屈巴拉的往外泼掉。
  苏弈清:想我风华无双,有钱有势有颜,还是身处ròu文这样的好地方,竟然吃不到一口ròu!请问,这是po?我没走错片???
  吴敬颐:想我做这个反派男主这么艰辛,苦都没尽甘都没来,你还想插,这是要逼死老子?
  金曼珍:呼呼~~,呼呼~~


第50章 裂变
  敬颐把曼珍装进副驾驶,曼珍眯着眼睛打了哈欠,眼角红红的挂着潮湿,她的脖子撑不住脑袋,咚的一声撞向前面。
  他没有去扶,靠坐在驾驶座上,黑压压的眉目克制的展平,瞳孔里却是一摊浓稠不见底的深潭,敬颐用力的抽了半根烟,火星时刻保持灿烂燃烧的状态,这才压着冲口而出的怒火踩下油门。他持着可怕的耐性不紧不慢地开车,全因有个醉汉坐一边不敢开快,忽的一辆车猛地从后撞了过来,哐当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吴敬颐第一直觉是去护曼珍的头,左手仍旧死死的抓着方向盘,打了个一百度的大转弯,轮胎在柏油路面上滑出刺耳的鸣声,一丛乌黑的烟从烟筒处哄哄升腾起来。
  敬颐快快得描了眼后视镜,右腿猛地踩下去,车辆轰隆一声飞奔出去。后面的车辆死咬着不放,他快他们也快,敬颐屏息着冲刺,耳边是猎猎的风声,到了一处十字路口,汽车在他的控制下骤停,旋即转向左边的路口,谁知前方迎面而来一辆汽车,毫不减速的冲了过来。
  两辆车危险的擦身而过,耳后传来刺破耳膜的刹车声,敬颐朝斜后方一看,正见徐国文钻出一个脑袋,威胁着叫他停车。随后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,被人从车窗里压出半个身子。廖爱成害怕的尖叫声即刻传了过来。
  敬颐的额角骤然一刺,险些呼吸不过来,一手拦着曼珍往前倒的身体,仍旧飞也似的往前开,一口气不停的开进公园,从水泥路面飞进树林里,四个轮子在泥地里碾出歪歪扭扭的路径,敬颐立即熄火关灯,整个车辆藏进阴影婆娑的黑暗里。
  就着一丝从树叶里窜下来的月光,他缓慢的摩挲着曼珍的睡颜,曼珍贴着他的手掌,终于清清白白的唤了一声哥哥。
  敬颐倾过身去,抬起曼珍的脸,曼珍歪头闭着眼睡得很沉,仿佛外界跟她没有丝毫关系,她只要负责睡就好。
  “你叫的是哪个哥哥?是我?还是苏弈清?”
  他忽而怀念起最开始认识的那个金曼珍,她敢瞪着凶狠的眼睛明摆告诉他,她到底说的是谁。
  寂静的夜里亮起刺耳的嘟嘟喇叭声,密密麻麻的虫鸣藏得很深,公园入口处传来男人粗劣的呼喊和叫骂。
  廖爱成被人拉扯出来,原本就站不稳,又被人粗鲁推搡,脚下不稳的往前一冲,徐国文伸长了手臂及时把她搀了起来,廖爱成借着月光看清了他的模样,忍着对周遭的惊惧对他道谢。徐国文拧眉看她一眼,转而对旁便的人道:“一个女人,你稍微客气一点。我们要对付的是姓吴的?!贝┳藕诠幼雍诔た愕牧醢耸歉龉鞘萘吵?,他抽搐的笑一下:“怜香惜玉啊,小徐,你觉得现在是时候吗?”
  两辆汽车把大门堵了个八分,副驾驶上慢腾腾的下来一个穿长袍带黑帽的男人,旁人恭敬的叫他一句深哥,深哥挥挥手,让他们全闭嘴,用手指点了点刘八:“去,把人弄出来!”
  刘八子撸起袖子,对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