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成都法兰克福汽配展:金玉满堂(H)_第39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39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压压的树林叫了几声,又很是等了一会儿,等到很不凑巧的,阴云遮住了月亮,到处都是一片昏暗,除了四个大车灯亮的精神明了。忽的飘下几丝冰凉,他抹一把脸,乱骂:“早不下雨晚不下雨,这个时候下雨!”说着便生出一股烦躁之气,抬腿就往林子里面钻,走了没两步,一阵冷风猛地从后面袭过来,脖子上骤然一紧,他哑着短暂痛叫,腿弯同时遭到重,身子往后轰然倒下,单单一个领带把他拖行了几米的距离。刘八极力的挣扎,两手揪住领带拼命的扯,一条长腿忽然往他的胸狠踹一脚,脑袋被人从后抱起,领带缠了又缠,这人的瞳孔慢慢的扩张,生生的被绞得没了性命。
  敬颐半蹲下来,抽走领带卷在手心里,快速的在他身上摸了几把,掏出一把折叠的水果刀。
  深哥的耳朵动了几动,树林随风哗啦的一阵响,雨水从毛毛细线变成了一滴滴的,他嘿嘿一笑,觉着姓吴的既危险,又很有意思。深哥打了个响指,屁股坐进车厢,两条腿落在外面幽幽的点了根香烟,再打一个响指,随意指了个人:“你去?!?
  这人高头大马的,没有刘八那么蠢,他去后车厢翻出一根铁棍,雄赳赳的冲进树林。一俱短小的刀闪了一下,迎着他的眼睛而来。好在他做好了谨慎的准备,所以很快的退了两步,抬手举起铁棒横挥,白色的身影却是压低了腰,躲过这一记,然而旋转的身体带着凌空的脚力,直接把他手上的铁棒给踹掉。这人手腕骤麻,几个回合后,铁棒跑到对方手里,烈风从侧面袭来,直接打断了他的脖子。
  进来的第三个人,已经知道姓吴的是个狠角色,他甚为狡猾的猫腰躲避,不知不觉把人诱到了林子边缘,敬颐持了铁棒,正要一击挥下,左右忽而同时迎来一股风,后背骤然一痛,被人从身后踹出了树林的掩护。
  深哥哈哈笑了两声,走进了雨里,嘴里仍旧咬着个湿掉的烟头,站到吴敬颐前方三米远的地方,他笑着点头:“可以可以,很不错!折了我两个人,你今天要是能走出这个大门,老子高看你一眼!”
  茂密的雨水颗颗砸了下来,三个人围着四肢跪地的青年团团转,敬颐的白衬衣西装裤湿哒哒的粘在身上,他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,雨水顺着面颊往下流,他是斯文人的体面着装,黑夜却是掩不住黑眸中的冷酷和野性。流氓对人的敌意和攻击性最敏感,愣是被这人身上的一股狠给吓着了。他们那棍的那棍,拿刀的拿刀,拳脚声破开雨水,止不住的混乱袭击。
  一道扭曲的闪电从黑色的天幕上劈下来,所有人短暂抖了两秒,银白色的亮光从青年脸上滑过,敬颐的脸不知何时沾了鲜血,他对着他们笑了一下,既冷酷又渗人。吴敬颐的脑子是很平静的,面对围攻没有所谓的惧怕索瑟,他的体内喷涌着一股可怕的热力和郁气,原本不晓得开怎么释放,此刻却是找到了最好的出口。
  他紧捏着拳头一拳击碎了一人的面孔,肩膀上却遭刀锋斜着滑了一刀,猩红的血水顿时从裂开的皮ròu里泉涌着流出,后背一大片的血腥残像。
  敬颐像是没有痛觉似的,卷着领带的右手朝人的下巴袭去,此人的下巴立即歪着喷出一股浓血,与此同时,腹部被人插了一刀,他浑身震了一下,眼白里全是蔓延开的红血丝,森郁的瞥向最后一人,举手握住了腹部上的刀锋往外抽,右手微光一闪,水果刀刺向对方的胸口。
  他鲜血淋淋的站着,站成了一具钢铁冰雕,手长脚长的立在大雨里,廖爱成被目瞪口呆的徐国文从后抱着,奋力挣扎,再也难忍的抽泣起来。敬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有些怜悯她,廖爱成完全不必为他难过,因为他本人的ròu体丝毫体会不到切肤痛楚,相反,鲜血让他既亢奋又平静。
  廖爱成不知道他,金曼珍又知道他吗?
  一刹那间的雷雨轰鸣,身体被暴雨冲击,体内五脏六腑寸寸裂变,他感觉到焕发的裂变,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。
  金钱权利和地位都是身外之物,未来总有一天,他全部可以拿到手,与天斗一斗,很可怕吗?
  深哥哈哈哈嘿嘿嘿的笑个不停,腰都弯了半截,抓过廖爱成往吴敬颐身前一推:“得啦,这个女人送给你了!”
  说完大步跨向汽车,命令呆愣的徐国文开另外一辆车,两个黑轿车像是逃命一样,就这么一溜烟的消失了。
  ps:有没有很惊喜,一睁开眼就更了!


第51章 冷酷蛮干
  廖爱成纵使是哭,仍旧有条理的听着他话,回去医院,她医院后门哽咽着道:“要不我去把药箱拿下来,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?”
  敬颐靠坐在驾驶座上,慢慢一点头,廖爱成飞奔着去了弄了药箱下来,刚把东西递进去,车辆已经在暴雨里飞驰出去。
  吴敬颐知道新公寓的地址,大堂里的门房仰着头呼呼大睡,期间眼睛仿佛睁了一下,没有完全睁开,原来是个睡觉还能翻白眼的人。他抱着曼珍一步步的上了楼。
  公寓是个完美整洁的套房,西式的洗浴设施一应俱全,敬颐把怀里的人稳妥的放到棕色的皮沙发上,自己去浴室冲洗,红色的液体顺着清新的水流淌了一地。收拾完浴室,他裸着身子赤脚出来,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,单是坐在一张圆木桌旁,慢条斯理的展开药箱,面无表情且满头大汗的给自己包扎。
  他实在是等得太久,久得已经没什么情绪,敬颐直接扯掉曼珍的底裤,曼珍的两条白嫩的腿因他的掰扯,大喇喇没有羞耻的敞开,左腿掉到地毯上,敬颐抄了这条小腿放到唇下亲了一下,也仅仅是一下,他把这条腿弯到自己的腰后,没有任何情欲的伸手拨弄两腿间的花瓣,这里不再神秘,他用两根手指撑开那里,看到里面粉嫩至极的ròu,ròu层像是有自己的意志力般不断的收拢,翕动,蠕蠕的开合。
  曼珍在一阵恍恍惚惚的充盈中苏醒,她好像是得很饱,雪白柔软的腹部凸出一条柱状的弧度。
  “啊……唔唔……”
  曼珍缓缓撑开沉重的眼皮,眼前一片的模糊,头顶的电灯敞亮的刺眼,意识模糊不清的她以为自己上方伏着一具庞然大物。曼珍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撞击,发出响亮的啪啪声,两颗硕大的囊袋一阵阵的打到她的臀缝处。她还来不及出言询问,那人已经主动伏下来身来,灼热的右掌贴住她的脖颈,接着握起来,一股又冷又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,曼珍用力的凝神去看,紧张的身体忽而放松下来,抬手搂住他的脖颈,沙哑的意的叫他。
  “夹紧我的腰?!蔽饩匆藐镒潘?,见曼珍实在是没力气,便把她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,然后并拢她的膝盖往下压去。曼珍的身体被紧致的折叠着,胸口快要喘不过气,小穴更是挤得又挤,男性的硬物戮进去,死命的撑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