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2017法兰克福车展奔驰:金玉满堂(H)_第40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40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里头的嫩ròu。曼珍的胸腔赌着,下面涨的几乎要尿,吴敬颐啪的一声拍她的屁股,叫她忍着,曼珍气息不稳的忍了忍,下体湿得不断流水,她仰着脖子往后蹭,敬颐则是追上来,手握了她的肩膀狠狠往下一撞,热液在里激烈的喷出来,敬颐提着一股冷酷之气,似是不要命的一连撞了百来下。
  曼珍颤抖着尖叫,肌肤在衣物下战栗,毛孔全然的张开,嘶哑的呻吟声在头顶耳畔不断的盘旋,她甚至能听到性器抽插水流噗嗤喷出来的声音。
  敬颐胯骨处最后一个挺身,他的喉呛里发出低沉无序的喘息声,才包扎过的伤口处涌出淋淋的鲜血。他见曼珍的捞起的衣衫下也是一片血色,马上把曼珍摆成了双膝跪地的姿势,让她两条纤长的手臂抓住沙发的靠垫,他捧住她的圆滚雪白的屁股,抓开臀ròu,再次把半软的命根子缓缓的挤了进去。
  曼珍哭哭啼啼的,仿佛真的哭醒了,她极力的下弯的细宅的腰肢,把臀翘高一些,方便敬颐撞击,花穴的下处刚才因为姿势没摆好,已经有些撕裂的疼。
  曼珍上半身的衣物凌乱的半敞着,下面的裙摆在腰间堆叠着,像是跪在一片浓稠的沼泽地里,身体和骨骼又像是在大海上颠簸,视线里是一片陌生的境地。浓重的喘息声从后贴古来,濡湿的舌头贴住她耳畔吮吸。
  “唔唔……敬颐哥……别做了……”
  她往后去拍打对方的后背,被人一把擒住别到自己的后腰窝上,吴敬颐拧着她的手更方便驰骋,他好似轻笑了一下,舌尖鬼魅的钻到她的耳孔里,跟做爱一样抽插两下再舔出来:“别叫敬颐哥,叫我哥哥?!笨韫谴雍蠛莺莸囊蛔玻骸澳悴痪醯媒懈绺?,更有感觉一些么?”
  曼珍受了他刻意的提醒,既有羞辱的难受,同时也生了令人战栗的激动,她抖了越来越厉害,吟叫的嘤嘤弱柳,吴敬颐一再的逼她叫,那称呼从腹腔处滚动着,好不容易爬上脖颈,随之从口腔里吐出来:“哥哥……啊啊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  吴敬颐嗯了一声,猛地开始大开大合的干,干得曼珍的眼睛失了焦距,画面跌宕恍惚,两颊处不晓得是汗水还是泪水。
  敬颐射了两回,他有心再来一回,可是失去的血也不是白来的,后脑渐渐空了许多,他就着最后的毅力把ròu棒拔了出来,将曼珍扯下来,跪倒在地摊上,他拿附着着浑浊粘液体的ròu棒去顶她的唇瓣:“哥哥的小骚货,好好的吃一吃你喜欢的东西?!?
  曼珍含着热泪抬头看他,却是一时找不到具体的画面,只看到一具高长的身体,高高耸立在上,身上白白红红一片,她闻到了血的味道,浓稠带腥,曼珍耷拉下脖子,被半强迫的含了一回ròu棒。
  次日临近中午的时间,曼珍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,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,从外间进来一位长的颇为美貌的年轻女人,大眼睛白皮肤的,她端着白水和面包过来放在床头。廖爱成看金曼珍露出被子的那片肌肤,上面全是红红紫紫的一片。她看了一眼不敢再看,垂首去拿了一套新衣服进来搭在床边。曼珍头疼欲裂的摁着太阳穴,躺在床上缓了很久,缓慢的忆起来所有的细节。
  一个人若要改变,根本瞒不住最近的人。曼珍没有多聪明,但是信自己的直觉,忽的裸身跑去厕所大吐一回。廖爱成紧随其后,先是给她批了条毯子,接着忙活着又是递水又是递毛巾。曼珍干呕中一把拍开她的手,眼神冷淡的斜望过来:“你走开?!?
  曼珍把人赶出去后洗了个热水澡,出来换好新衣服,新衣服太新,布料贴在身上令人不适。当她坐在客厅里穿鞋出,廖爱成紧张道:“金小姐,敬颐哥让我送你回去?!彼陆鹦〗悴惶?,赶紧不间断的接上:“他的意思是,说你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,回去跟家里好交代?!甭淦鹕砣フ掖捣缁?,把湿头发吹干,并不回应刚才的话题,她在穿衣镜前梳头发,透过镜子腻向廖爱成:“他受伤了,是怎么回事?”
  廖爱成显得很难受,眼眶当即红了,正要张嘴,曼珍蓦的打断她:“行了,我不想知道?!?
  她转过身,走到廖爱成面前,她跟她一般高,两眼平视过去,眼光却显得懒散又无情:“他这个人啊,是怎么都死不了的,你不用替她难过?!?
  廖爱成惊异的睁大了眼睛,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里含着泪水,她忽而合上嘴巴,温温柔柔海涵的笑:“金小姐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,这样会伤他心的。你自己,难道不难过吗?”
  曼珍也是一笑,心下失魂落魄四分五裂,缓缓一摇头:“你真好?!彼置嗣伟傻牧?,她的脸跟她的人一样柔软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廖爱成答了,曼珍慢慢哦了一声,眼眶里干涸像旱地,接着她又哈了一声,朝这人重重一点头:“再见!”
  吴敬颐养好伤后当即去学校办理退学手续,副院长也是他的老师,起先根本不同意:“这完全是儿戏!你知道外面多少人想进来来吗!就算你有别的打算,先把这两年念完不行?你的前程都不要了?我们国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?最缺的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!”副院长见他一幅软硬不吃的模样,放下身段轻声道:“你晓得吧,敬颐,就算不要两年,一年一年就行,如果顺利,我已经帮你申请了留洋的资格……”
  敬颐为了顾忌老师的心结,同意办理休学手续,学籍仍旧在档案室保留。接下来的时光,他一人分成两个人,两人分成四个人,拿起几年前不要命的架势,利用纱厂经理的身份结交了各色人物,体面人也有见不得光的人也有,包括那个神经兮兮的深哥,没到三个月,合股着开起一座工厂。
  同样也是生产纱布。
  ps:我观评论,现在有很多党派,哥哥党,苏哥哥党,钱老师党,还有曼珍党。你们要不要再看看??


第52章 共舞
  对上金爸爸,曼珍自有自己的机巧去应对,金景胜听了她的言辞,半信半不信的,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倾向于情感上的相信,他有些忧愁的锁住眉头,砸了砸嘴巴:“奕清一大早就来了电话,怎么?你们吵架了?”曼珍一摇头,接过小环递过来的酸梅汤,咕噜噜的饮下去,拿余光看小环:“你看什么看?”小环僵笑一下,拿手指当针缝住自己的嘴巴,
  转头又对爸爸撒娇着摇晃手臂:“好啦,下次介绍我的新晋女朋友给你认识,说不定……”
  她一眨眼睛,作出一点点坏笑的模样:“说不定可以做你女朋友呢?”
  金景胜赏了她几个爆栗子,看似动作凶猛,实际上落到头皮上跟挠痒没什么区别,曼珍的心尖尖蓦的一刺,钻进爸爸的怀里,金先生圈住她的肩膀,也是笑开了,非常幸福的亲她的额头:“说什么混不吝的话?爸爸老咯!”
  曼珍头疼疲惫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