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2012法兰克福礼品展:金玉满堂(H)_第41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41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子也疼,红润润的嘴唇也是进门前才咬红的,她起身往楼上走,抬手落到唇边打着大大的哈欠,两腿交错时,根部牵扯的有些撕裂的疼。金先生笑着靠坐在沙发上,摊开报纸,偏头看她一眼再继续翻报纸:“你还是给奕清回个电话吧,免得他多想?!?
  “我才不打呢!”她娇娇脆脆的回,嗓音里仿佛带着娇娇的笑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金景胜只看到他的背影,刚要说算了,手边的电铃再一次响起来,他抽了手去接,朗声笑开了,那边问了两句,他便道:“哎呀,那个小懒虫,到现在还没醒??!奕清,你说说,我该怎么管教她才好呢?”
  苏弈清握着听筒,勉强的应:“没事儿,让她好好睡吧,都怪我昨天没照顾好她?!?
  曼珍提起的一口气略略松下来,直往房里去了,午饭也是在房里吃,实际也没是东西,脑子一阵阵的昏,那种昏沉由骨髓里透出来,做什么都没有用且没精神。房内开了冷气,晚上睡到一半睡得浑身冰凉,她的视线还在梦里,梦到自己坐在午后的桌边,就着阳光趴在桌上,她在玩贴纸,贴纸上用红色的水粉笔涂着心形的形状,贴纸不晓得被谁撕碎了,她趴在那里很努力的拼凑,一片片的放在纸板上拼好。周晚莲穿着一袭深紫色滚边的旗袍,正是她风华正茂着最有风采的时候,她推开门进来,从书桌的对面弯腰下抽走了曼珍的玩意儿,曼珍仰头看她,觉得她此刻格外美,阳光绚烂的照在她的肌肤上,她唤她母亲,唤完母亲又唤妈妈,周晚莲微微一笑。
  曼珍错愕地盯住她,这人的脸逐渐的变了一个模样,变成了廖爱成。廖爱成绕过桌脚,过来签她的手张嘴似乎要说话,曼珍捏她的手背,知道这手仍旧是属于母亲的,于是一串眼泪掉下来,说不出狠话,于是廖爱成温柔的抚摸她的脸:“敬颐哥受伤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他,他老是发烧,反反复复的?!?
  曼珍的五脏六腑是麻木的,她道:“你不知道,他已经不需要我去看?!?
  廖爱成露出不解的神情:“为什么呢,你们两个其实这样的要好……”
  曼珍只是摇头,她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,勉勉强强的对廖爱成或者母亲笑:“什么原因……跟我不想问他为什么受伤是一个原因吧?!?
  因他流的血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并不是因为她,因吴敬颐已经开展了另外的态度,令她在那个陌生的房间睁开第一眼看到的人,不是他。因他的人生已经开始有别人的介入,一个比她更合适更完美的人。
  曼珍晓得自己是自私的,很自私,她控制不住的簌簌发抖,为自己的卑劣和心胸狭隘。她总是不够好,唯一认为她好的,没有理由的爱着她的,只有妈妈和爸爸,周晚莲已经走了,金爸爸没有底线的溺爱她,她意识到那的的确确是一份货真价实,没有半分水分的溺爱,同时也是一份沉甸甸的、无所不包的深爱。
  其实她谁都不需要,只要爸爸就好。
  曼珍蜷着身子窝在床上,被子落在一旁,她的肩头不住的战栗,梦里有着低低的哭泣声,梦外却拥有干涸的脸颊,她在昏暗的黑夜里醒来,周遭一片寂静,耳边是自己艰难的喘息声。
  曼珍抬手摸摸自己裸露的肌肤,上面冰凉滑腻,然而胸口处却熊熊的燃烧着一股烈火,烧得她几乎即刻从床上跳起来,她剧烈的喘了两口气,带着一股潮湿的热汗轰然往后倒下。
  转眼便过去几个月,烈烈夏日转到秋意浓里,曼珍进入了高年级,苏弈清又来接她放学,一片放学的人潮中他立的最明显,身上一件黑色带毛领的皮夹克,里面配着清新蓝的纯色衬衣,腰间一条宽皮带下面是深蓝的牛仔裤。他交叠着两腿,脚尖点地着靠在郑亮的小汽车上,黑发油亮有型的打理好,简直闪耀的非同一般。他从人群里精准的瞄到金曼珍,笑着抬手招了一下,许些女学生纷纷红了脸蛋,总以为他是对着自己笑。曼珍头一扭,直接左拐着过了马路,苏弈清快步追过去,司机也是懂事的开车从后追过来。
  “别不好意思呀,我就长这个样,别人看我我也没办法?!?
  曼珍对着他,不晓得为何,总能轻易的生气,脚尖一转举拳就去捶他的胸口,如果她够高,捶他的脸也行!
  苏弈清轻松的镬住她的手腕,右手也是轻易的一捞,捞了曼珍的腰肢贴到自己的身上,脸上洋溢着丝丝的坏笑:“干什么,你苏哥哥是这么容易被欺负的吗?”
  曼珍看他一口白牙闪着光,挣了两下挣不开,身体摩擦中有些酸麻,心头是气,脸上是红,那红快速的蔓延到脖子上,苏弈清赶紧松开她,咳嗽两声,转而搂了她的肩膀:“行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!”
  苏公馆举办晚宴,因为两家已经很熟悉,再加上双方的长辈将小女小儿的婚事当做默认的态度,金先生就没有嘱咐曼珍去换衣服,他见两人冤家似的从人群里挤过来,欣慰的同苏有成相视一眼,苏有成一向认为他的宝贝疙瘩虽然能力超群,但是感情上有些昏头昏脑,他就乐得看那混小子栽跟头,所以也不说风凉话了,隔岸观火的嘻嘻看。
  曼珍受着无形的观摩,前后左右无所不包,渐渐也就习惯了,只是习惯跟喜欢是两码事,她快步朝前走了几步,立到爸爸的身边,看他笑得开心,这才觉得也很值得。旁边有人拿她和苏弈清打趣,说他们是天生一对,欢欢喜喜打打闹闹的,是个人看着都觉得好玩。苏弈清赶紧轻咳一声,明亮的目光从曼珍身上一晃,说道:“瞎说什么呢!弄得我曼珍妹妹都不好意思了!”
  一到九点钟,花园里挂起五彩璀璨的灯光,敞亮的大厅里也把水晶灯亮起,墙角的留声机悠扬的放着歌曲。苏弈清跟曼珍跳一支磕磕碰碰的舞,苏先生找人来唤他去书房说话。
  曼珍其实已经很有些疲惫,刚刚转身打算往外走,一条长直的手臂挡到身前,无根修长白净的手指往下一抄,就那么精准的扣入曼珍的五指指缝中,曼珍几乎是还未回神的,就被人重新带进舞场里,那人抓了她的手和肩,已经开始随着音乐的节拍走动。
  吴敬颐着一套斜纹黑西装,西装裁剪的十分顺畅,完美地勾勒出笔直漂亮的身形。白色衣领下垂着一条猩红色的领带,领带上夹着金光闪闪的夹扣,曼珍紧着胸口,顺着他衬衫的扣子往上看,发现他换了发型,两侧刮的很短,蓬松的黑发自然的偏分,将一片黑眉半遮着。
  吴敬颐紧扣了一下她的手掌心,缓缓的翘起嘴角,眸光沉黏。
  ps:别难过,坚挺住。挺到最后是曙光哈。


第53章 欺负
  曼珍的左心房咯噔一跳,很是呆愣了一会儿,半只舞蹈过去,灯光更是调暗了许多,她这才发现自己的下肢同人的下面紧贴着。吴敬颐就着温柔缱绻的舞姿扣了她的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