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是哪个国家的主要产什么:金玉满堂(H)_第44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44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续完备,不存在任何的违法之处,工人活动遭到巡捕房的镇压和逮捕。当夜,在金家纱厂附近的四川会馆顽强对抗,绝不迁址搬迁,巡捕房和国民政府衙门的办事人员就此杠上。衙门的出来的警力把会馆圈起来,巡捕房的荷枪实弹在外围弹压,金景胜连同一些工厂的老板坐镇于里间的办公室,他原本不许曼珍跟来,然曼珍昂首静静的说:“金家,是我跟爸爸的家,中国,也是我跟爸爸的国家,曼珍只会也只能永远跟爸爸在一起,出一分力又何妨?!?


第55章 抵在墙上入
  曼珍说这话很平静,因只有半句话是真,还有半句话是假,真的是她只爱爸爸,假的那半句不过是为了安慰处于激流中的父亲。她的世界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大便若金公馆那么大,小,便如这一二人之数目小。她的心房和情感,全被那一堵堵的红砖墙,同整个大世界隔开。面对金公馆隐隐的摇摇欲坠,曼珍只为爸爸难过。他的一辈子,最大的精力无非贡献于这些工厂实业。
  一群人有些衣衫整洁仍旧体面,大多数却是眼下泛着青,青里又透着一股昂然又愤怒的精神。
  人群团团的挤在一间小房子里,窗户全部往外开车,在院中往里一看,高高低低一片黑脑袋。四川会馆并不是个了不得的地方,只是这里涉及到川人在江浙之地的丧葬,丧葬又是国人最注重的问题之一,要会馆迁址,无异于挖同志们的祖坟?;峁莸墓莩た雌鹄捶浅F匠?,一身普普通通的靛蓝长袍,唇下两撇小胡须,曼珍提着铝制的茶壶,在方寸大的地方挤来挤去,给人的陶碗上加上用茶叶沫泡出来的茶水,只是怎么斟茶都不够,他们说的口干舌燥,几乎是一口饮闭。曼珍好不容易到了爸爸身边,爸爸面色严肃,朝馆长一指,曼珍自然提壶给馆长灌了一碗,然而一抬头,便见这位中年男人显出了老态龙钟,脸颊上挂着一串泪水。
  曼珍从胸前解下帕子递过去,他感谢的接了过去左右的揩,然后望望曼珍,忽而露出一道欣慰的笑意,转而铿锵嘶哑道:“金先生的女儿且在这里,少女妇人且不怕,我们又有什么该怕的地方?!该害怕的应该是外面那些没有廉耻的东西!”
  他一时太激动,准备带着人潮出去正面对抗,然衙门一位警备署的陈团长进来,一身黑色武装制服,腰上别着手枪和棍棒,这便是上次金家纱厂出事时,在英巡捕探长面前低声下气之人。陈团长经历太多类似的事情,将人潮劝了回去:“你们不要太激动,人家长枪短炮的对着,还有一枚大炮,稍一不慎,还以为他们会手下留情吗?”
  大家纷纷问他到底该如何,陈团长安抚了两分钟道:“稍安勿躁,听讯各大报社已有声援,这个事情交给我们来交涉?!彼蛋?,便领人往外面走。巡捕房和巴印的武装队逐渐逼近,大喇叭在空中叫嚣,突然一行车队亮成了长龙,由远处而来,待它们纷纷停下,无数的报社人员扛着相机咔嚓咔嚓的对着这边的局势拍照。
  吴敬颐从车队中央隐蔽的跃下来,黑衣黑裤,修长的脖颈上露出一寸削瘦下颔骨,圆帽从后往前压的十分之低,低到只见一片薄唇。此次声援便是他极力怂恿之前报社的刘记者,道这事虽危险,但确实扬名立万的机会。
  敬颐熟悉这片地界,像一片无声无息的影子,躲过了巡逻队,再是从会馆后门翻墙而入,曼珍才从长廊中走出,刚要沿屋檐而去,一条长手臂从暗处伸出将她一把扯了过去。他眼疾手快的抢了她手里的水壶,朝砖石嵌出的地面一搁,将曼珍半托半抱到后院闲置的空屋内。房门轻巧巧的打开,再咯吱一声关上,借着外头的火光和灯光,隐隐绰绰的笼着曼珍,一袭墨绿色滚边旗袍,暗纹在微光中若隐若现。曼珍拧着弯月眉,肌肤光洁,她略一抿唇,目光不善的回神望向吴敬颐,敬颐却是快步一下,直接掐了她的腰往自己的下腹撞去。
  她挣扎的举拳捶他的肩膀,敬颐再是用力一提,曼珍不得不垫着脚尖于他相视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曼珍气的脸颊通红,懊恼的左右摇摆着身子,ròu体隔着衣物摩擦,仿佛有电光生在其中。敬颐猛的捧住她的臀,入手饱满挺翘,一转身将她压到墙面上,他用一条腿卡进两腿间,一抄手便将她的双手禁锢到头顶,随之而来的是吴敬颐带着温度的呼吸,他掐起曼珍的下巴,唇贴地非常近,一双黑沉的眉眼逐渐清晰,他似乎也是气的不轻,脸颊生出一种过分的苍白,唇角抿了又抿,han意阵阵的低骂一句:“跟着胡闹什么!”
  曼珍受了批评,愤愤然的怒不得遏:“我怎么胡闹了唔”胯下的那条结实的大腿忽然再往上送,花瓣紧紧的贴着腿,不其然的便被挤来了,曼珍莹白的侧脸上瞬间掉了两滴汗珠,压低声音喘息两下,努力的踮起脚尖支撑自己。在人强我弱的形势下,狠也没法狠,缓缓放出一道惨兮兮的假笑:“敬颐哥哥,你、你先放开我,我慢慢跟你解释唔”
  敬颐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,何况正在气头上,他歪了嘴角冷笑一下,大腿再是一顶且左右的摆了摆,软和的那处贴着裤子的布料,很快,一两丝的湿意透了进来。
  “我不需要听你的解释,曼珍,你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起义反抗的事情,你以为凭你身上的二两ròu,能做出个什么来?一枚炮弹飞过来,你们这些人全都得死!”
  他放开了曼珍的手腕,曼珍已经无处可以着力,当即藤蔓一般仅仅的搂住了对方的脖颈,说到二两ròu,敬颐的喉头滚动两下,迅捷的压过去碾压她的胸口,从侧腰处一把掀开曼珍的旗袍,两条腿同时挤过去:“现在,给你选,跟不跟我走?!?
  他一面说,一面拿手指去摸挤开的花穴,摸了一手的濡湿,当即便用大拇指压住两片阴唇中珍珠,阴核潺潺一充血,曼珍的脸红到滴血,后脑勺也是一片软麻。她干渴的舔唇,舔出莹亮的色泽,心下却知此事情境,吴敬颐不糊接受否定答案,可是她能抛了爸爸,一个人往外逃吗?
  如此一想,几滴眼泪由左眼而下,那简直不可能呀!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
  她的眼儿微微的闪着泪光,瞳孔在火光投射下透出琥珀的晶莹剔透,她似下了决心的张嘴欲说,敬颐哪里肯给她机会,拉开拉链,将那根热烫至极的巨物款款的往里面送了进去。
  曼珍背后是坚硬的石墙,身前也是一丝不留的被圈着压紧,重心八成挂在敬颐的大腿撒花姑娘,花穴早已充盈滑腻,那根ròu棒稍稍往里一挤,像是她的身体被从中劈开,ròu缝往外撑到极致,ròu棒一层层的劈开里面的ròu糜,直直的往最深处插进去。
  “哦唔唔不要不要这样”
  对方略插几下,曼珍已头昏眼花的软成一摊流水,脖颈的那边肌肤烫的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