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大学:金玉满堂(H)_第57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57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要直往外面冲。
  敬颐对着她的背影似笑非笑,待她快要冲门而出,长脚利落地跟上去,一把将人托起来放到肩膀上,曼珍受不得这刺激,脑子充血的尖叫,用力的拍打他的背,敬颐三下两下把人送到二楼卧室,将人扔到床上覆上去:“不洗澡就不洗,等会儿洗也是一样?!?
  他们玩闹似的在床上翻滚,曼珍叫了好一会儿就不叫了,想笑又觉得很没面子,只得把脸藏到枕头下面当鸵鸟。敬颐从后面把她的包裙扯掉,上面的黑薄毛衫先不管,将两瓣圆滚滚的ròu臀捧起来亲了两下,随即送两根手指进去花穴,在里面大肆的搅拌一通,莹亮的淫水从粉嫩的蚌ròu中流出来,敬颐喘了两下,曼珍的身体嘤咛发抖,他一把扯开浴巾,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穿,物件已经翘到天上,一手掐住曼珍的腰肢,把她的臀部往上提,滚烫的ròu柱对准了湿滑的地方,慢慢的推了进去。
  敬颐单手臂撑在曼珍的身侧,胸膛附在曼珍的背脊上,ròu棒把小ròu穴撑的饱胀,他一边又慢又狠的往里面凿,一边把手伸进里衣抓揉曼珍的奶子,曼珍热得受不了的丢开枕头,敬颐贴过来挨着她的侧脸:“舒服吗?嗯?”
  曼珍咬唇,眼帘潮湿的转过脸来,敬颐凝视她的眼睛:“叫哥哥,叫?!?
  “轻点儿嗯!”曼珍的奶子被抓的生疼,只得可怜兮兮的叫哥哥,敬颐满意的一点头:“被哥哥的舒服吗?还要吗?”
  曼珍的身子被顶得往上跑,淫声破碎的再应承。敬颐在侧边躺下,高抬了她的一条腿,从后面斜着干,交媾处已经抽插出浓密的白色泡沫,曼珍哀叫着泄了一次,屁股下湿答答的一大片。
  她涣散着眼神往前看,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一长梳妆台,桃色的花边设计跟这房子格格不入,她见镜子里面的女人裸露着下体,大腿赤条条的被人拉高,这条腿上还挂着红色高跟鞋,在空中一晃一晃。一条紫红色的ròu棒插入狭小的地方,把那里撑的极为可观,而这女人的上衣还没脱,露出雪白的右rǔ,骨节分明的大手在上面抓住揉捏,把柔脂揉的粉红。
  的确是又无耻又放荡。


第68章 偷情(一更)
  眨眼的时间,年关将近。曼珍开始操心过年的事情,以往都是爸爸一手安排好,今年特别些,这是经她的手筹办的第一个年节。冷冷清清的金公馆再次亮堂起来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气,小环作为管家婆,她的声音时刻穿梭在大堂的上空,中气十足的指挥着佣人布置,大门口贴上了新对联,室内的天花板上也挂上喜气洋洋的红绸带。
  她把一堆礼品盒堆上桌子,曼珍坐在一边对着花名册封红包。小环忍不住的把脑袋伸过去,正看到自己的名字在红纸的最上头:“诶,小姐,给我封多少???”曼珍嗯了一声,没怎么理她,继续从一踏纸钱中抽了一把,用大拇指和食指搓着数,数好几张封进红包,这才抽空斜睨了小环一眼,发现小环真不能称之为“小”,她的体格不是一般女人比的上,肩膀宽阔骨架也大,已经比自己要高,活脱脱的一副惹不起的女管家相。
  曼珍心里装着蜜罐,所以有心情为小环想一想,到底给她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合适,小环撒娇似的抱曼珍的胳膊,很是摇了一?。骸靶〗恪甭涞鞘毕铝艘徊慵ζじ泶?,狠狠的掐了她一把:“走开点,别烦我?!?
  小环气的一甩胳膊,头也不回的往外跑,曼珍骂她:“没大没小的?!毙』犯?,人已经跑远了,曼珍还听得到她在外面骂人。
  曼珍嘻嘻一笑,给小环封了一个鼓囊囊的红包,准备晚些时候给她,她埋头拿钢笔写字,忽而一道阴影压下来,清冷的han气扑过来,曼珍惊得一抬头,吴敬颐正脱自己的呢子黑大字,薄唇上带着一点不清不楚的笑,他把大衣好好的放在桌面上,手里捏着一只薄信封朝她眼皮子底下递过来:“给你的,拿着?!?
  说着他自顾自的拎起茶壶,取了青花瓷的茶碗给自己倒了杯茶,然后端了茶杯对着上面轻轻吹气,舒服的饮一口热水,然而半压的头脑下,拿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曼珍。
  曼珍咬住自己的下唇,脸颊发热着接过信封,当着他的面拆开,是一张数额不小的支票。
  敬颐的左手在桌下搭住她的大腿,缓缓的摩挲,力道不大不小的握她大腿内侧的软ròu:“要怎么谢我?”
  年轻人的身体太容易发热,曼珍用湿漉漉的眼睛看敬颐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敬颐抽手挂一下她的鼻梁,倾身过来对她私言低语:“时间还早,不要老是勾引哥哥?!?
  吴敬颐本人就如一块吸力巨大的磁铁,几句话加上两个动作,已经让曼珍神魂颠倒。
  她要拿着全身心的意志力才能不往他的身上扑,才能在小环面前装出正常的模样。
  小环已经招呼厨房准备晚餐了,没料小姐跟着姓吴的往外走。她对吴敬颐的感情太复杂,既感激他在危难时刻帮助金家,又因他跟小姐亲密的关系心声嫉妒,总觉得这个人太狡猾太危险,老是牵着小姐的鼻子走。她刚要出口拦上一拦,然而吴敬颐的眼风略往这边一扫,她瑟瑟的闭上嘴巴,难受地看小姐那么一弯腰,就钻进了汽车。
  敬颐把曼珍请进洋气的国际饭店,直直往预定的包厢走。包厢大而豪华,中间的玻璃大圆桌上放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,敬颐亲自给曼珍脱下外套,放在门后挂好。菜肴还没上来,敬颐牵着她的手往旁边的沙发上去,她要往三人式的长沙发上去,然而吴敬颐将她用力的一拉,把人推进独人的欧式沙发椅上,热切的吻铺头盖脸的下来,将她吻得透不了气。
  身体摩擦接踵着,曼珍裙子下面已经光溜溜的一片,两条修长白净的大腿朝两边分开,搁置在高扶手上,她气喘吁吁的搂住对方的脖子,敬颐含住她的下唇用力吸吮,左手来开西装裤的裤链,噗嗤一下,就那么挺进了花穴。
  曼珍嘤咛一声,难受的别开脑袋,担心道:“会有人进来的”
  敬颐在下拖住她的屁股,抓着臀ròu往自己的下腹摁,喉头里滚出的声音带着雄性的紧绷的喘息:“不会,我已经交代过?!?
  曼珍还是很紧张,若是寻常男女关系被人撞见,她把脸皮厚上一厚也没什么打紧,实际上他们的关系比正常人要匪夷所思的多,她不得不死死的往门口盯,随时防备着有人会突然闯进来。
  “夹得太紧了!”说着,敬颐低骂一句,抽出湿漉漉的巨大阴茎,三下两下把曼珍提起来,令她两只手臂颤抖的撑在沙发里,双腿站在扶手外的大理石地面上,略一掀起天鹅绒面的长裙,从后面用力的插进去。


第69章 不能满足(二更)
  曼珍穿着高跟鞋,因而屁股能够翘得高而浑圆,她吃力的承受着敬颐的撞击,睫毛上挂着两滴热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