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包车:金玉满堂(H)_第60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60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你的礼,事情肯定办的漂亮!”
  和平饭店内,深哥同敬颐分坐在圆桌两边,桌上摆着新鲜的刺身,刺身下的冰块儿飘着好看的白烟。深哥酒饱饭足的捧自己的肚子,高高的挑着右眉:“这个事情有点悬,有可能是陆为民自己想捞油水,也有可能我们这边有人泄露了风声?!?
  敬颐的长手指上捏一小杯陈酿花雕,缓慢的?。骸澳俏颐堑冒讶饲逡槐榱??!?
  深哥嘿嘿哈哈的笑,肩膀笑得直发抖:“果然没看错你,现在你可是比我都有派头了?!?
  曼珍这头碰了一鼻子的灰,讪讪离开万怡公司,接连几天闷闷不快,反复回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说话太过,让那人发这样的火。屁股下仿佛长了铁钉,怎么坐都坐不稳,办公室也不待了,携着小环一同去工厂新址督工。她一心一意的,是铁了心的不会再回学校。
  书什么时候都可以念,若是真有空档请来家庭教师也没什么不可以。何况她也没有爱念书到了不得的份上,也不靠一纸文凭找饭吃,为什么非要回学校呢,难道冠上一个学生的身份,就能粉饰太平了?
  她百思不得其解,想得脑子都要炸开了,仍旧不是很明白。工厂已经盖出了八成的模样,一位厨娘在没窗户的窗后挥舞着锅铲,将大铁锅摇的虎虎生威,菜香阵阵的飘了过来,小环留下一串哈喇子:“闻着挺香的,小姐,要不我们在这里吃点吧?!彼锪锏奈谒?,搞得曼珍也跟着口水丰沛起来。
  新青年时代,年轻人的观念里已经将等级弱化了很多,倡导人人平等。曼珍一马当先地找了跟木板凳坐下,小环赶紧落下屁股跟小姐排排坐,厨娘将最后一盆青椒ròu丝炒出来,转头对后面敞开嗓门喊:“阿冬啊,来把菜搬上桌子!”
  工地上的糙大汉浑身的臭汗,可是不敢往这张桌子坐,主要是怕在公家面前丢人丢丑。阿冬也不是瞎子,先分了几碟菜出来朝这边送。她系着一片灰白的围兜,似乎用了很久,上面点缀着黄色花瓣的小菊花,小菊花残了些,但还是看得到柳丝样的花瓣。
  曼珍跟小环埋头吃饭,这青椒吃得格外带劲,曼珍嘴巴发麻着还是忍不住地嚼,都扒到了第二碗饭。阿冬见她额头冒汗脸颊通红,心想这东家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矜贵都好看,她主动给金小姐倒了一杯茶叶末子冲的茶水,声音天然的甜:“金小姐,您将就着喝哦?!?
  曼珍搁下筷子,嗯了一声接过大陶碗,福至心灵的朝阿冬看去,阿冬的一举一动带着江南水乡的柔美,长得普通但是手脚头脸收拾的都很干净。阿冬被她一看,登时脸红了。
  曼珍忽然拍小环的背,小环正费力嚼一片五花ròu,当即将饭和ròu一同喷出来。她狼狈的要起义,曼珍喝令?。骸澳阏酒鹄?,跟阿冬站一块儿?!?
  她对着一高一矮,一壮一瘦看了半响,要通过她们的皮ròu看到灵魂里。终于明了她们之间的差别,不就是一个刚,一个柔么?曼珍禁不住的反思,难道她看起来其实比较像小环,就是一副欠揍样儿?
  曼珍天天来工地,眼见着这块地日新月异,当最后一张铁片盖上屋顶,她的心口处无言的涌出一股强烈的热流,这就是爸爸的心血,同样也是她的!
  傍晚的霞光团团的烧,从海河沿岸一直烧到跟前。
  第二日中午,金来顺重新挂牌,鞭炮声炸响一条街,曼珍搀着爸爸立在大门口,前面有人扯着一段红绸,绸中正是一朵大大的礼花。
  金景盛缓缓的转了一圈,看着前面围满的新旧脸孔,看身后簇新的厂房,中年人的眼眶里忍不住了湿了片刻,轻而重的说道:“好,很好,真的是很好!”
  金家在工厂院墙内摆起了流水席面,日报记者过来拍了好几张照片。一辆低调的黑轿车匆匆而来,看那熟悉的牌照,曼珍的心脏很跳了几下,忍着没有上前,让小环速速去接待,没料小环只领了个徐狗腿回来,曼珍大失所望,看了他一眼便将眼睛放空了。徐国文讪讪的,递了礼金过来:“金小姐您见谅,先生最近有些事要忙?!?
  徐狗腿送了礼金就跑,曼珍有心细问也没机会。金先生杵着拐杖出来,看那汽车远去:“我们最该感谢的就是敬颐,他怎么不来呢?”他完全忘了吴敬颐的身份来由,一味的只是相信,这孩子到底是心底善良,面冷心热的给金公馆排忧解难。他做好人时不求回报,于是将心比心的认为,别人也同他一样。
  金景盛交代曼珍去探望一番,曼珍求之不得,但又不好空着手去。于是孤身去美资的环球百货公司,逛了无数个门店,末了,买了一根斜纹宝蓝色领带,以及一条土耳其产的薄羊绒的浅灰围巾。其实现在已经近四月天,再过一个月就要热起来,这围巾可以不买。只是她看到它的第一眼,就觉得很配他。
  ps:我觉得这两个货叽叽歪歪的,还有做不完的ròu,在严重拖慢剧情进度条。


第72章 只有我能让你不要脸
  曼珍没让张叔送她,另外叫了一辆绿牌的出租车,眼里盯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,心下却是簇簇的翻新,想着见到吴敬颐后该说什么。
  门房将金曼珍领进来吴公馆,她沿着绿茵小道朝前走,一路提着心蹬上台阶,有位身穿黑褂子的青年在门口同她擦身而过,曼珍直觉此人很有些冷酷,但也没多想,跨过门槛进了大厅。大厅气派空旷,天花板上悬着不大不小的水晶灯,正头底下的沙发上,坐着一个人。
  敬颐仍旧没怎么看她,两腿交叠着,正卷一份报纸,黑白的报纸上渗出了红色。徐国文弯腰抓了报纸快步离开。吴敬颐抽了西装马甲前的手帕,仔细地擦拭自己的手指头。
  曼珍晓得他是沾过血的,她竟然对此毫不吃惊,权当自己是瞎子。犹豫半响,鼓着毅力上前,把礼盒放到茶几上,吴敬颐头也不抬,慢悠悠道:“什么东西?”曼珍有了台阶下,赶紧道自己特意去逛街买的。
  敬颐嗯了一声,道:“你坐?!?
  曼珍把半个屁股小心的搁在沙发边上:“你你没受伤吧?”
  吴敬颐终于舍得抬头,从桌上抹了铂金的方形烟盒,肩背往后靠去。他的目光扫过来,曼珍当即抬起屁股:“我来给你点烟?!彼笄诘耐洗?,果真擦了一根火柴,小心翼翼的捧着火苗送到敬颐跟前。敬颐垂头对着火苗吸了一口,深深的吸一口香烟,冷淡又享受的眯着眼,又说了句你坐。
  曼珍往前挪了一步,红着脸皮就着他摊开的大腿坐下来。
  她闻着吴敬颐身上的气息和清淡烟草味,衣物底下的皮肤寸寸的发热燃烧,很想直接扑过去跟他贴紧了。敬颐没料她直接往自己的大腿上坐,甚有些吃惊的横过眼帘,见她的脸颊涨得通红,长睫毛一味的扑闪,下头的眼睛黑白分明,还带一些潮湿。他的目光往下一掠,樱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