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财经管理大学硕士申请条件:金玉满堂(H)_第67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67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了踪影。
  敬颐头也不抬,钢笔在纸张上落下印记:“为什么?”
  曼珍的脸皮紧绷着,互相太熟悉的坏处就在于,对于对方的情绪转变太敏感。她始终不是个会撒娇的女人,敬颐见她不声不响的,气息慢慢有些不稳:“金曼珍,过河拆桥这种事,你是不是做的太理所当然了?!?
  曼珍承袭着敬颐无形的压力,嘴唇抖了抖,她感到非常难堪和难受,但又明白哥哥不快的源头。双方面的纠结碰撞,令她不得不挺胸抬头,尽量心平气和道:“我愿意多出利息在商言商,哥哥,你不亏的。也请你理解我?!?
  “好一个在商言商?!?
  敬颐不再多说,反倒是轻笑了一下,觉得可笑,于是请她跟秘书谈。
  苏亦清杵着拐杖,身形清瘦,薄外套松松垮垮的套在肩头。金景盛见他一头大汗,赶紧劝道:“别着急,该休息休息了!”
  亦清喘出一口热气,接过金景盛递过来的手帕,扭着软弱无力的瘸腿坐回来。两个病弱美男子排排坐在住院部的树林下,一个年轻俊逸,一个人到中年。
  亦清把拐杖放到一边,扫了眼金景盛的轮椅,难免哈着笑道:“金叔叔,我们真是一对患难兄弟?!?
  “别,这不是乱了辈分?”
  苏亦清把金先生哄得花枝乱窜,身子一弓,从袋子里掏出一瓶鲜果汁,请金叔叔喝。金景盛几乎要把他当亲儿子,也不客气了,接过水瓶汩汩喝了一半。
  在两人的谈笑风生中,曼珍白着一张脸过来,见苏亦清也在,差点倒车倒回去。然而他的眼神温温又清澈,对她问好。曼珍口拙,找不到合适的台词,勉强回问:“您热不热?外套都汗湿了是不是穿多了?”
  金景盛恨铁不成钢:“亦清身体还弱,不能见风,难道跟你一样就穿这样凉快招风?”
  曼珍脸皮发热,苏亦清淡笑着岔开话题:“别您您了,我们没差几岁,不介意的话可以叫声哥?!?
  曼珍搞不懂一个住英国疗养院的人怎么会在这里,但当人面又不好问。她把爸爸送回病房,又哄他吃了份鸡丝ròu粥。金景盛根本吃不下,但是为了女儿,生生的忍着喉咙的刺痛和锦瑟吞了。
  曼珍在暮色中下楼来,空气潮湿闷热,哗啦啦响地树叶下,歪身昏睡着一个苏亦清。她迟疑了又迟疑,难免上前来,轻轻的摇他的胳膊:“喂,醒醒,这样睡会感冒的?!彼找嗲逭隹彰傻乃?,果然张嘴打个喷嚏,紧着半湿的外套抖抖肩膀?!笆悄惆 彼牧臣蘸斓貌徽?,好似刚饮了烈酒,曼珍伸手一摸,吓到了:“好烫!”
  曼珍旋风一般冲进楼内,紧赶慢赶的招来一群护士帮工,将人抬进住院部。


第78章 扯平?不可能
  苏亦清见了风躺了一天,苏家的人成群的涌进病房,兄姐爹妈一个劲儿的说个不停。
  他白着脸看窗外,嘴皮子轻动两下:“再多说一句,就都给我滚?!?
  苏老板沉沉地盯着儿子,挥一挥手把人都赶出去,压着火气和无奈:“你这是做什么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要不是金我们还不知道!”亦清这会儿又恢复了人色,文雅沉静:“您老多想了,我早就住腻了外国医院,烦人得很。
  还是这儿清净?!?
  若是世界上还有谁能难道苏大老板,莫亦清当然不让。
  如果他是个纨约子弟,苏有成骂也可以骂,打也可以打,管不住人管住他手里的钱也可以。
  但是这些法则放在根正苗红的苏亦清身上,用不得不能用,怕离间了父子情。
  苏有成长叹一声,仿佛老了些,眼角的细纹加深:“那你好好养病,爹总是为你好?!?
  苏亦清自然知道,苏老板样着龙头拐杖键步离开,房内一阵阵的空寂,空气中飘着浓烈的消毒水气味。
  亦清掀开被子,步履蹒跚空手而行,肌无力令他挣得满头大汗,一步步地扭腿挪到蓝色的百叶窗旁,刚剪过指甲的指头上,圆润光滑的半圈,轻勾起白色雪纱。
  只见一身褐色长袍的苏老板同一对父女对上,父女身边还立着一位鹤立鸡群的青年。
  苏亦清一口气提上来,剑眉压低,很想在给吴敬颐补上一枪。
  他跟吴敬顾毕竟还有很大区别,那人敢在撞车之后,亲自下车过来查验他死没死。
  他不用亲自出手,自有人待他出手。
  吴敬颐没死成,他也没死成。
  凸这就一笔勾销了么?不可能。
  苏亦清的视线途巡着落到曼珍的身上,目光趋于缓和,又多了一丝柔情,傻姑娘,你知道你身边是怎样一头镜狼吗?曼珍不觉得自己傻,也不觉得自己聪明。
  吴敬颐主动来看爸爸,在她看来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。
  他既然不同意金来顺的归属问题,又为何要过来凑到爸爸眼前。
  然而吴敬颐自有一套行为法则,先礼后兵着派人送来一桌席面,席面上全是难得一见的好药材,名贵药材像是不要钱一样做成了药膳。
  他的话始终不多,态度也算尊敬,弄得金景盛不好说什么。
 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忘恩负义的事情,只是为了唯一的独女,他也必须拉下自己的老脸。
  金先生找理由把曼珍派了出去,独自跟吴敬颐谈。
  敬颐见他要谈,就让他谈。
  如今他早已经不是昔日蜗居金家后院的佣人。
  时过境迁,金景盛是一切问题的根源,对待这位病弱的中年人,敬颐已经心无波澜。
  他还有时间用余光打量他,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曼珍的影子,然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于是吴敬颐彻底索然无味了。
  金景盛是个养尊处优的老板,即使被迫长久流落医院,他的脸和精神还是软而处优的。
  老脸的确是拉下来了,然而不起作用,他盯着吴敬颐,后知后觉生起一丝毛骨悚然之意。
  敬颐什么都没做,不敬的话也没说一句,近在眼前远在天边。
  他跟他交流不下去。
  敬顾倒是微微笑了一下:“我能理解你们的想法,只是单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单用银行利率计算,这样不是很合理?!?
  他从铮亮的黑皮包里取出一份文件,金景盛迫不及待的拆开看,越看脸色越白。
  敬颐起身,右手轻拍自己的领口:“如果您只是在意那么一个名头。完全没问题,用曼珍的话就是在商言商。也就是说,金来顺还给你,报表您也看到了,您非要,我不可能阻拦。代价就是曼珍只能重头再来了?!?
  曼珍最近的出行非常不方便,张叔请假,原本只是请个两三天,两三天一过,还不见身影,他打来电话说是家中老人重病在床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,请小姐再寻一位临时司机。温碧军暂时顶了他的空置,问题是叫温碧军的时间花在这个上面,太不划算。司机说重要也重要,非要一位信得过的人不可。哥哥知道这情况,便把司机派了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