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开展时间:金玉满堂(H)_第78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78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在头痛欲裂的嘈杂声中醒来,无数看客蚂蝗一样涌进来,他连忙扯被子去遮曼珍,然而才转头,天崩地裂的一声响裸着身子躺在他身侧的,不是金曼珍!
  将将挤进来的苏老板看到这一幕,登时捂住胸口趔趄两下。
  苏家的订婚宴,在众人激光射线的目光中,活活变成了一场大笑话。
  与此同时,在水泥大厅里候车的金先生已经疲惫的不行,两条腿肿痛不堪,嗓子眼儿总卡着一口气上不上下不下。
  吴敬颐手下一位姓刘的,和一位姓高的,分别提着他的膀子往入口处送,耳后忽然冲过来一只黄绿制服的军队,气势汹汹毫无顾忌的把这三人冲散,金景盛站不稳,扑通一下往前摔了个狗吃屎。小刘力气大,等军队过去,赶紧将老太爷再次提起来。因这插曲,空中广播通知乘客暂停登机,接近一个小时过去,这才放开了通关闸口,然而每一个闸口前,都立着日本大兵的身影。金景盛气的吹胡子瞪眼:“长得跟窝瓜一样,神气什么神气?!”
  混乱的人流中,一位高个子男人迎面而来,头戴英伦贝雷帽身着纯黑长款大衣,体态如风脚步稳健。他的帽檐压的很低,鬓边的黑发夹入耳后,阴影下是半张端正到毫无瑕疵的脸。金景盛原本没注意到他,说来也奇怪,这人就客观条件来讲明明是超出常人的英挺,然而众多川流不息的过路客眼中,却鲜少有人会真正注意感知到他的存在。金景盛原本也是一样,只是两人擦肩而过时,心房蓦地高跳一下,他挥舞着软绵的手去抓那人:“你是”
  对方朝他一颔首,声线低沉态度谦和:“您认错人了?!?
  金景盛呆看着他的背影远去,小刘催他快点走,金先生咂摸了半响,忆起自己的堂弟,他的这位堂弟从小显示出非同一般的能耐,实在是能耐得上天入地不同凡响,有一天突然就入不见了。后来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。他一直以为他死在了外头。
  金景盛回忆了半响,人已经上了客机的狭窄旋梯,这架客机体量不算大,里面倒也还算宽敞。姓高的仍旧陪在他的旁边,要亲自把人运到国外才罢休。
  不过半刻钟,在气流的颠簸中,墨绿色的客气冲上云霄。
  小刘则从?;和馔刈?,任务完成终于大松一口气,赶紧跑去蹲厕所,放出憋了一下午的屎尿。肚子舒服的清空后,他找了个角落抽烟,前前后后不超过一刻钟,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。然而对随着远处天际中,骤然的尖啸一声,香烟从他颤抖的嘴唇里滚到水泥地上,黑黢黢的空中爆出绚烂火花,飞机乌拉拉的翻腾跳跃,头也不回的砸进了海里。
  天边的火花照亮一辆往市区疾驰而出的出租车,后座上的男人紧闭着双眼,晗骨从清铄的两颊处鼓出,他的记忆力可以精确到十几年前金景盛日常的穿戴。他的好堂哥,是个完美的好好先生,性子软的不行性格还带着点浓厚的天真烂漫。
  十几年不见,一见就是最后一面!
  第二日的报纸,并没有飞机失事的消息,因日本宪兵大队的头头亲自把消息压了下来。取而代之的,是另外一个惊人的讯息。
  苏家众人因着订婚宴上的丑闻,全没睡上一个完整的觉,第二日各家晨报上的消息骤然席卷了整个苏州。苏家很有钱,开着数家公司,自然也少不了自己的票号。这票号在苏家财务链中属于最关键的一环,自家的资金从这进也从这出,更别谈跟苏家关系好的老板和一般储蓄的民众。报纸上的消息正是关于苏家票号票号的总经理郑卫民卷款携逃!
  苏老板亲自打电话过去确认,然而找了一圈,郑卫民果真找不到了!随之消失了还有金库里巨额备用金。
  所有在这里开了户的人,马不停蹄地带着折子来兑钱,票号门口从早到晚的堵着成山成海的人群,哭闹声叫喊声威胁声,声声不断。苏家惶众人惶不安,唯独四少爷和老爷亲自出马去筹钱,只是他们再怎么快,也快不过挤兑风潮,更何况其他的银行票务见风使舵不肯出手相帮。
  苏有成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,发丝飞速的变成花白。亦清劝他在家休息,而他自己是绝对不肯停下来分毫,他没有多余的一分钟去回想订婚宴上的事情,苏家在他的手里因为他的大意,快要完了!
  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,巨大的窟窿堵不上,储户的钱也兑不出,苏家票号遭到沆瀣一气的打砸抢,工作人员跑的跑伤得伤。衙门乌龟似的派了人马来维护治安,证监会则派了人过来清整封门,当众宣布票号破产,连带着有关的公司也要进行差出抵账。
  两张黄色的长封条往曾经辉煌的大门,苏老板在亦清的搀扶下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
第88章 软禁
  近日天气不是很好,巷子呜嚎阵阵han风。阿冬蹑手蹑脚的进房来,迎面吹来一股强烈的冷风,差点把她给吹回去。
  她惊叫着把盘子搁到手边的橱柜上,跑着小碎步冲过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上两扇窗叶。才转头,见床边坐着蓬头垢面的金小姐,已经急得快掉眼泪。她把南瓜粥捧到曼珍跟前:“小姐,您好歹吃一点儿吧?!?
  曼珍两眼青黑,眼冒金星,还是扛着不吃:“关什么窗,我快要闷死了?!?
  她推开阿冬的手,那晚热乎乎的黄金粥啪嗒一下砸到地上,阿冬瘪着嘴已经快哭了,曼珍扯住她的手腕:“你老实告诉我,外面怎么样了?!?
  阿冬本来就没什么意志力,被小姐一双眼逼视着受不住,哭唧唧的抹眼泪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呜呜,就是去买菜的时候,大爷大妈议论得好多,说、说苏家破产了?!?
  吴敬颐从外回来,身边的人撑起大黑伞,将他护在冷风细雨下,一路送入大厅廊下。阿冬正从楼上下来,盘子里尽是些粘着汁水的瓷碗碎片,吴敬颐等着她走进了,卷着衬衣的袖口:“她还是不吃?”
  阿冬说是,吴敬颐挥手让她先走,亲自跟去厨房,半个小时后拖一碗ròu丝新鲜的ròu丝粥出来,脚步腾挪着上了二楼。房内乱糟糟的像是被人打劫过,珊瑚蓝的床上窝着一团。敬颐手上使了力气,将人连同被子一起抱起,再把曼珍的脑袋从里面挖出来:“我也没吃饭,专门回来陪你。一个人在家是不是很无聊,明天我们出去散散心,好不好?”
  曼珍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,扭开脸往旁边钻,只是三天没进食,看到哪里都是重影,伸出去的手也是绵软无力。吴敬颐轻轻松松把人提回来,这回他踢了皮鞋钻进被窝,用两结实的长腿紧紧的夹住她,左手捞了碗囫囵的喝了一口,右手掐开曼珍的嘴巴,对着吻过去。就在他要喝第二口的时候,曼珍把嘴里的那口吐出来,粘稠的液体粘在敬颐脸上,他笑了笑,自顾自的抽了面巾擦脸:“不要紧,我再喂,你再吐?!?
  曼珍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