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肯塔基法兰克福天气:金玉满堂(H)_第89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89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要看,眼睛已经条件反射的看了过去。吴敬颐单人独车的停在前方,两三个经理手下被他赶到了路口,时不时地朝这边偷看。颇为温暖的春夏之交,他穿着严阵以待的精致套装,一丝不苟的精贵在西洋下熠熠生辉。
  一阵阵的且热且凉的血液狂涌着上头,曼珍收回视线,冰凉的目光中蛰伏着压抑不住的尖锐痛楚,他还好好的,他还好好的!
  “走吧!”曼珍脚下一转,连带着温碧君和护卫,一群男人乌拉拉的围绕在她的身边朝马路斜对面自家车辆走去。
  曼珍视若无睹,吴敬颐恰恰相反,顺着对方的步伐方向迈开长腿,几步迎了上去?;の烂堑闹霸鹗潜;そ鹦〗愕娜松戆踩?,对吴敬颐这人不是很熟,见他仪表堂堂两手空空独自一人过来,也没有格外的动作,便纷纷停在金小姐的前方后侧,等待吩咐。
  吴敬颐越走越近,侧脸在赤橙的阳光下渡了一层金,仿佛他还算一位温暖的人士,只是曼珍太清楚他的为人,只觉得荒唐可笑,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挺住,五脏六腑都在震动着颤抖,几秒钟的时间,曼珍突然撇开众人,高跟鞋在水泥地上踏出快而凶猛的气势。眨眼间,她的手掌已经响亮的挥到敬颐的左脸上,破开喉头的声音腔调还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,曼珍竭力稳住声线:“不要再让我看见你?!?
  吴敬颐的脸被打偏了,此刻仍旧保持着偏向一旁的角度,好一会儿才抬手在唇边轻抹一下,这时曼珍已经转身快步离去,一行上十人上了三两雪佛兰的黑轿车。汽车的尾巴处轰轰隆隆的排除黑烟,一溜烟的光景,已经一辆接一辆的从他身边呼啸而过。
  温碧君陪同着金小姐坐在后座,余光中瞅见水色折射出来的光,他从怀内掏出一方手帕递过去,曼珍深深的一吸气,把眼泪吸回去,灼热的眼眶很快将水分蒸发了。她接过手帕随意翻了两下,转移话题:“这是阿冬给你秀的?”
  温碧君略一点头:“她没事儿就喜欢做这些?!?
  话刚说完,车身忽然左右摇摆着剧烈的偏移,温碧君一把拖出曼珍撞过去的身子,曼珍却是目光不措的朝前看去,一辆长尾巴的黑色轿车横在路边,生生的逼停了金家的车队。
  金吴两人各自从车上下来,沿着中间的白线互迎上来。
  马路前后段突然拥塞,喇叭和叫骂声嘈杂的回旋着。
  吴敬颐面色沉郁,虚假的温暖一去不复返:“跟我回去?!?
  柔缓的春风撩起柔顺黑发,曼珍目光冷淡语气平稳:“跟你回去做什么?要是我不跟你走,今天想打断我的哪条腿?”
  她朝前走一步,两人的鼻尖几乎要对上,唇与唇之间也对得很近,似乎随时都能亲吻上来,敬颐的心口略一紧缩,头脑倾斜着要去吻,一根葱白修长的手指抵了上来。曼珍没有笑,也没有哭,杏眼前渡了一层匪夷所思的灰,仿佛目空一切无所感知:“我说过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?!?
  敬颐猛地拽住她的手腕,与此同时,一管冰凉的机械顶到了他的胸口上。
  曼珍垂头含笑,打开保险栓,袖珍乌金的枪口再次往前一顶,她点起脚尖,冰凉的手心扶住吴敬颐的肩头,女性芬芳的气味若有若无的飘到敬颐鼻尖。
  曼珍朝他的耳孔说话:“哥哥,很好玩么?我真好奇,你到底中意我什么,要你这样费尽心思?!?
  吴敬颐并不怕死,也不信曼珍会真的开火,右掌握住了曼珍近在咫尺的腰肢,缓缓的摩挲中冰凉的血液已经滚烫起来。
  曼珍想也不想的给了他一托枪,吴敬颐的脑门上顿时滚下一串血珠,她后退几步,两双眼噼里啪啦的对上火光。
  曼珍一扭头,浅棕的风衣扬出漂亮的弧度,她快步钻进车厢,车辆从旁绕过,终究还是走了个无影无踪。
  两位经理人心焦的围过来:“吴先生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  吴敬颐垂眸捞出一盒香烟,旁若无人的点上:“不用?!彼底疟隳檬种竿饭匆还茨悦?,把血珠送进嘴里品尝,薄唇边突然勾起一丝凉笑,血管里血液还在余韵中震颤沸腾。
  车辆到了大院门口,曼珍不方便请温碧君进去,这毕竟是叔叔的产业。她走到高高的红院墙下来回踱步,温碧君下车跟过来,天色已经变黑,路灯的光不算亮,昏暗的墙角下愈发反衬出女人的雪肤和一双暗红的唇。曼珍突然顿珠脚步,似乎下了决心:“你有人吗?”
  温碧君靠墙立住,想了想:“什么样的?”
  曼珍听他的语气,显然是有讨论的余地:“没什么家业的,干完一票就能走人?!?
  温碧君说可以去找,就是要花点时间。
  曼珍满意了,一旦下了决心,多余复杂的东西全都可以抛诸脑后。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在护卫的拥护下进了大门,金玉森也是到家不久,已经吩咐下人准备开饭,他总是能把时间掐得刚刚好。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,闲散无聊的翻报纸,曼珍走到叔叔身后给他捶肩膀,金玉森哼笑一声,看自己的报纸。等饭桌架起来,他卷起报纸拍打曼珍的手背:“这么殷勤,有问题?!?
  曼珍原本还想帮他添碗汤,听了这话便把鸡汤放到自己面前,呲溜着喝了一口。
  金玉森捡起筷子,审视她片刻,便也开始吃饭。饭后他去楼上洗澡,洗完澡又找人把侄女叫到书房,曼珍一口气吃了个脑满肥肠,正准备去花园消失,她站在楼下朝楼上窗口喊:“等一会儿再上来吧!”
  金玉森扶着窗沿,不耐烦道:“叫你上来就赶紧滚上来?!?
  曼珍依言滚了上去,金玉森正套一件蓝色格纹的睡衣,轻松惬意的敞开一片精壮的胸口,腰间随意款着腰带。他对曼珍一向没什么避讳:“你过来?!?
  曼珍对于叔叔露ròu的行为也习惯了,他们好像不分男女,你看我一点ròu跟我看你一点ròu,都跟上菜市场看猪ròu没什么分别。
  金玉森坐到办公桌后,从抽屉里捡出支票本,黑色墨水留下一串零。撕拉一声,金玉森把支票推过去:“刚开始,都要钱周转?!?
  如此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给钱,曼珍差点要认他作爸爸,脸颊登时烧起来,反骨作祟中抱胸拧身:“不是说不会帮我的么,我才不要!”
  金玉森往后一靠,叠起双腿,手上拿着火柴盒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桌面,他笑得意味深长,觉得侄女矫情做作的可爱:“给脸不要脸的东西?!?
  曼珍剜了他一眼,从叔叔手里夺了火柴盒,又给他预备好香烟送到他唇边:“我来给您点烟?!?
  说着便烧了支票,在支票华丽的火苗中给金主任点上。
  不过第二天一醒她就后悔了,她要做的事情太多,工厂流水一般禁不住她乱花。曼珍跑去主卧,然而金主任早就出了门。于是曼珍追到政府大楼的办公室,金玉森左手边放着热咖啡,右手边搁着一盘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