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天气报告:金玉满堂(H)_第97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金玉满堂(H)_第97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金玉满堂(H)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10-13 19:39:11

,浴室内传来闷声撞击的哐当响声。
  快意中带着心惊ròu跳,一时精神又是疲惫至极,甚至带着极度的空虚,这样做到底又有什么意义?曼珍掀开被子滚进去,缩着一团抱住枕头,眼里慢慢的充盈水光。
  僵持着过了很久,墙上的挂钟敲响,已经半夜十二点了。
  浴室的门锁骤然被人从里踹掉,敬颐浑身湿哒哒的,既有半凝固的鲜血,又有无数的汗珠,随着他的步伐,一颗颗的滚动下来。
  药性显然已经褪去,眼里的红血丝已经少了泰半,他慢慢的坐到床边,俯身亲吻曼珍的耳朵:“折磨的是我,嗯?这么点东西,我怎么会受不???”
  曼珍捂住脸蛋,眼泪从指缝里流出,她转过身去,不想面对他此刻的温柔。
  敬颐掀开薄夏被,压下去:“想要吗?”
  曼珍哽咽着推搡,仍旧不看他的脸:“不要,你的血会弄脏我的衣服?!?
  敬颐却是无比的想要她,想得头皮发麻,想得柔情四溢:“小没良心的……”
  说着已经强硬地顶开曼珍的双腿,刹时入了进去。
  正当一个猛挺着射精之后,屋外的天空骤然一片亮白如昼,尖锐强烈的呼啸声从天而降,轰隆一声巨响,大地震动中,猛烈的气压冲破了玻璃猛灌了进来。
  飘着太阳旗的海上舰队和空军,在这万籁俱寂的半夜,围海包抄了苏州城。


第104章 倒数第五章还有一张票
  两天不到,苏州城翻天覆地硝烟弥漫,城内外的流民死伤无数。
  曼珍次日一大早冲去工厂,只见大门歪扭破烂着,处于糖厂和纱厂中间的小半个厂房灰飞烟灭,余下一片荒废的破砖头。几个人拿锄头的拿锄头,捡砖的捡砖,从趿拉下来的铁皮屋顶下找到两位昏迷的守夜人。
  小陈,十五六岁瘦瘦的小伙子,一条腿被钢筋刺穿,温碧君大喝着让人找来锯齿,把骨头外的钢筋前后锯掉。厂里的电话线打不出去,曼珍全凭直觉行动,派人把货车开到废墟前,找了两张床板把伤员运上去。忙完这些,已是满身的黑灰和臭汗,曼珍立在轰隆启动的货车后环顾一圈,只觉满目苍凉破败。
  温碧君跳长后车厢,把手伸出来:“小姐,上来吧?!?
  强忍着剧痛,曼珍指挥剩下的几个青年,清点财务的赶紧去清点,修门的修门,再派三个人去通知工人停止上工。
  几句话安排完零碎的事情,曼珍借着温碧君的手掌,高抬着腿弯跃上铁棚车厢。
  一路上层层障碍,受了黄皮大兵的盘问查询,好不容易抵达医院,只是还未进去,院子里震天的哭声已经传出几里之外。
  曼珍和温经理打头,奋力的再前挤出一条小道,然而还没进正门就被人拦住,那位护士一身的红血:“别进去了,里面挤不下了!”曼珍看一眼小陈,小陈抽搐着开始吐白沫,双眼一酸,她吞下无用的哽咽,尽量讲道理:“护士,您看看,他马上就不行了?!?
  护士沉默的看一眼,面容死寂:“真没办法,医生只有这么些,病人却是数也数不清。不只是他一个人在等死,就算进去又怎样,里面大半部分人都在等死。你们能处理的,最好还是自己处理一下?!?
  曼珍死死拉着她的胳膊不让人走,护士无奈,从口袋里掏出纸张:“这样,我给你一个号,叫到你们,你们就进来?!?
  找了处角落,并排着放下船板,曼珍掏出身上所有的钞票交给温碧君,让他去弄点酒精纱布,最好是能找到救心丸。救心丸这东西,放在平常想要多少有多少,然而温碧君找了两个小时的药店,药丸的渣渣都没有。
  烈日起烈日落的当口,小陈吐出一口黑血,短暂地睁过一次眼睛喊了一声娘,歪着脑袋死了。年纪大些的雷叔,看着什么事都没有,这天半夜突然就没了气息。
  温碧君摸摸他的后脑勺,叹息道:“也许是砸到了脑袋,里面出血了?!?
  凌晨两点钟的模样,吴敬颐的车子开到医院外,曼珍正疲惫憔悴地扶着担架,把僵硬的尸体重新运回货车,医院的不肯收尸体,他们只能把尸体送回各自的家里,是烧还是埋,随他们自己了。温碧君揽下剩下的事,让金小姐回去休息。曼珍不敢想,尸体回到各自的家中,又会是个什么情形,珍而重之的抓住他的手掌:“明天明天麻烦你,去账上拨些抚恤金出来?!?
  敬颐揽住站不稳的曼珍,扶上副驾驶座,她一路昏睡,车子突然卡过一块石头,曼珍猛地一睁眼,发现已经快到金公馆。
  “不行,”曼珍一双眼里满是红血丝,衣服上又是血又会黑灰,简直不成样子:“我得回去看看叔叔?!?
  轰炸的前一天起,她就没看到他的人,一想到金主任可能像小陈或者雷叔这样,曼珍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。
  敬颐这次没有强求,车头一拐,果真换了条路。
  片刻之后,曼珍手忙脚乱的跳下车,闷着头就要往大院门口冲,身后忽然传来一句低沉的呼唤,两条腿当即跟灌了铅似的动不了,缓慢的转了个身,只见黑沉的夜幕下,远处还有火光,吴敬颐站在车边无言地凝视自己。
  心口处压得透不过气,曼珍小小的叫了他一声,忽然飞扑过去,敬颐张开双臂紧紧的搂住她,深深的嗅她的耳廓。
  曼珍八爪鱼般攀住他,如果两条腿还有劲,势必也要圈到他的身上,泪眼朦胧中用力的亲敬颐的嘴:“哥哥,你可要好好的?!?
  敬颐温柔的回吻她:“放心,我在租借里,大多都没什么事?!?
  他没说的是,日本株式会社的社长菊田,已经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  曼珍找不到金主任,在家里守了三天,又去政府大楼的办公室里寻,他这个人凭空的出现,又凭空的消失,好像从来没有真正来过??墒撬绻挥欣垂?,又是谁从雨幕里救了她,又是谁看似慵懒无稽,实际深有用心的教她。
  周五的中午,佣人忽然从外拿来一份报纸:“小姐,你快来看!”
  曼珍丢开抱枕接过报纸,哗啦的翻动,原来日军短暂轰炸苏州之后,几面路线汇聚着直涌进上海上海已经沦陷了!
  扶着剧烈激跳得心脏,再往里面翻,又有一则大新闻,驻扎苏州的某位日籍大员,在昨天早上,发现被人一枪崩了脑袋,光着身子死在浴缸里。如今已经下了全城通牒,寻找刺杀大员的通缉犯。
  怔愣地放下报纸,曼珍端起茶杯灌口茶,结果灌了一口空气,手边的电铃突然想起,手指一抖中差点摔了茶杯,曼珍飞速拿起听筒,只听对面道:“曼珍吗?是我,苏奕清?!?
  电话里不好说,苏奕清约她见一面。
  一个小时后,曼珍到了英租界内的和平饭店,苏奕清着一套低调的深灰色西装,从镂空的屏风后走过来,迎着曼珍回了屏风后的小隔间。隔间里摆着两张皮沙发和一张小圆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