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大学硕士申请:星际生存指南_第2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星际生存指南_第2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星际生存指南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9-11-10 12:14:30

人捡回来是为了女色?
  兰诺摆了摆手,“行了,不早了,我要休息了。别杵在我这儿碍眼?!?
  说着就要赶他走,江城扒着门,放软语气,“这大晚上的,你让我在你这儿凑合一晚呗……”
  江城不愿离开,他的屋子让那女孩儿住了,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呆在那儿,只能在兰诺这儿挤挤。
  兰诺冷笑一声,“没门儿!”
  既然有本事把人捡回来了,就自己兜着,别想着还有人替他擦屁股。
  江城完全没想到兰诺这么不讲人情,好歹他们也是过命的兄弟不是!
  两人谁也不让谁,你瞪着我,我瞪着你,就看谁先低头。
  突然‘咚’的一声响,一个人影在黑夜中跳跃前行,江城眼皮一跳,立刻跟了上去。
  兰诺折回江城的屋子,屋里已经空无一人,地上是一地水渍,兰诺慢吞吞的把杯子捡起来,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我就说是麻烦吧,这人非还不信……”
  一切发生得太快,童瑛还沉浸在思考中,屋子里突然蹿进来一个人,来人看见她似乎大吃一惊,没等童瑛反应过来,眨眼间对方已经到了眼前,双手向她抓来。身体的本能快过迟钝的大脑,童瑛立刻反击,然而她如今修为尽失,浑身又软绵绵的没力气,轻而易举地便被人抓住夹在腋下,童瑛只来得及在他逃跑的时候瞬间踢翻了桌上的水杯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终于开坑了,这篇文不长,未来星际背景第一次尝试,写得不好请见谅。修了一下,非伪更。

  ☆、第 2 章(小修)

  黑暗中童瑛被人裹挟在腋下,并不能看清楚周围的景致,这人带着她跑了一路,却听不见一点喘息声,反而移动速度十分快,童瑛心里暗暗吃惊,她虽然不算胖,少说也有百十来斤,对方带着她狂奔竟然轻巧得完全不带喘息,身体素质这么好?
  察哈尔这会儿简直激动得要哭了,他是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偷了个女人!
  江城回来的时候鬼鬼祟祟,当时离得远,察哈尔并不能看清他手里到底抱着什么东西。但作为一个贼,察哈尔很有耐心,不敢跟得太近,怕他发现,一直从白天蹲守到黑夜。
  江城这个人,实在叫人讨厌,以前在外城,谁敢不给他们面子?就是兰诺,和他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,偏偏江城这个另类,挑衅他们不说,还几次抢他们的物资,真叫人恨得牙痒痒。
  察哈尔想破头都没想到,江城那小子竟然会弄个女人回来!察哈尔此刻只想竖着中指对江城大肆嘲讽一番,装得一本正经,还真以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,还不是偷偷弄了个女人回来。
  察哈尔咧了咧嘴,他偷了江城的女人,以前的事儿就一笔勾销了,这可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,等玩腻了,再卖到内城去,还能卖个好价钱。
  背后一阵劲风扫过,哈察尔堪堪避开,眼见着江城几步就得到了眼前。
  哈察尔后背心直冒汗,今晚他太冲动了,早知道江城不好对付,他就不该打草惊蛇,知道了江城的秘密,转头去找几个帮手来,总能把江城的女人弄到手,也好过现在这局面。
  不过,要让他乖乖把这女人让出去,那是不可能的!
  哈察尔将腋下的女人拉扯出来,扣在胸前,一手掐着她的脖子,“江城,你再进一步我就捏碎她的喉咙!不信你就试试!”
  江城板着脸,“你威胁我?”
  哈察尔大笑一声,“横竖老子是不怕死的,临死前拉你女人陪着上路,也值了!”
  女人纤细的脖子被人捏在手里,即便是在夜里,江城能都看见她恍如牛奶般的肌肤,她尖尖的下巴,一张殷红小巧的嘴……
  可不就是个麻烦!江城现在终于明白兰诺刚才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!不论今夜是不是哈察尔,这个女人长成这样,只要一露面,定会引来周围人的掠夺,今天他已经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,可还是被人发现了,还这么快就忍不住动了手,一旦暴露,也不知会有多少只眼睛盯着这块嫩ròu!
  “她不是我女人,我劝你最好识相点,你弄死了她,等内城里那人得知消息,有什么后果,不用我多说吧?!苯撬植逶诳愦?,脸上不见丁点慌乱。
  “我呸!不是你女人,你会费那功夫遮遮掩掩?”察哈尔当然不相信江城的说辞,反正现在人在他手里,江城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  察哈尔心里有了底气,这个女人现在在他手上,只要他轻轻一捏,那纤细的脖子就会被他捏碎,江城再厉害,还不是得顾忌一二。
  “江城,你也有今天!”察哈尔越发肆无忌惮,“说什么不近女色,怎么还偷偷摸摸藏了个女人?我呸,老子最瞧不起你们这些口是心非的家伙!”
  察哈尔越说越火大,想到当初那女人虽是个有主的,但谁叫她犯到了他手里,他凭本事弄到手的女人,就差那么一点就睡到了,就被江城破坏了,每每想起这事儿察哈尔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  艹他妈的活在这鬼地方,能多活一天是一天,偏偏为数不多的女人还大都被内城控制,落在外城的女人,谁背后不是心狠手辣的主儿,想要弄个婆娘哪儿是那么容易的事儿?
  察哈尔心中燃起熊熊烈焰,露出个阴恻恻的笑容,今晚他想全身而退的机会实在渺茫,不过想要羞辱这个女人,倒是轻巧得很。虽然不能睡了她,要亲个小嘴什么的那是方便得很,羞辱了江城的女人,不也是等于羞辱了江城?
  察哈尔浑身都叫嚣着跃跃欲试的渴望,见江城到了这会儿还没进攻,察哈尔觉得自己平日里完全就是看高了江城,自己女人被抓了,竟然还能这么镇定,完全就是个软蛋!
  不过……说不定他就是没种呢,察哈尔挑衅地朝着江城裤、裆处看了看,嗤笑一声,松开手抬起女人的下巴,一张嘴就要压下来。
  男人口腔里一股子臭味袭来,现下竟想轻薄她?童瑛活了两世,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,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!
  一路上童瑛就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,这两个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抓她的这个男人越说越激动,一看就是和那板寸头有矛盾。
  虽然醒来之后,童瑛想过可能是板寸头把她救了,但她和那男人非亲非故,现在板寸头虽然追过来但并没出手,童瑛不敢把希望全压在那男人身上。
  童瑛眼里划过冷意,趁此人现在没防备,肘关节迅速出击,一击得中趁对方吃痛迅速退出。如今童瑛没了一身修为,就是个凡人,可不敢托大。再者现在她手无寸铁也根本没有实力对抗,只盼着那板寸头能出手相助一二。
  察哈尔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有被猎物戏耍的一天!还是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,察哈尔怒了,他要把这个女人当着江城的面狠狠撕碎!
  童瑛在脑海里想过许多,可她现在不同以往,刚才那一击已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