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 法兰克福vs本菲卡:星际生存指南_第6章 - 法兰克福特锦赛|哈勒法兰克福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星际生存指南_第6章

法兰克福特锦赛 www.ojjfe.com.cn 小说:星际生存指南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9-11-10 12:14:30

并不是你想的那样?!?
  

  ☆、第 5 章(小修)

  童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看他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,不时朝她看过来,尤其是大姐大眼睛都不眨地打量着她,吓得童瑛小心肝扑通直跳,对这女人的防备心更重了。
  安妮塔伸手在江城手臂上使劲儿拧了一把,“既然她不是你女人,那就把她给我呗?!?
  给她买漂亮衣服,把她打扮成最漂亮的洋娃娃。江城这单身汉,哪懂女孩儿家的东西,再者他穷光蛋一个,也没钱养女人。
  江城眉头直皱,“男人婆,你放手!”
  兰诺道:“你要带她回去?”
  安妮塔点点头,“你们两个单身汉,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和你们住在一起不合适吧?!?
  江城冷笑一声,“我单身汉关你屁事儿!你的贼窝就合适了?这小丫头进了你那贼窝,还不得被你们那帮人给啃了!”
  安妮塔是查理德的女儿,从小又是在男人堆里长大,她本人也不是善茬,作为彪悍的大小姐,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??烧夤媚锟醋乓桓毙】闪Q?,真被安妮塔带回去,哪怕有安妮塔罩着,也并非万无一失。江城在这地方呆了这些年,他很清楚这里的女人活得有多艰难,那小丫头真要跟着安妮塔去了,那群穷凶极恶之徒还不得把她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!
  江城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可这姑娘是他捡回来的,即便和他非亲非故,却也不愿看着她入火坑。
  安妮塔被江城气得仰倒,“有我在,他们敢放肆,看老娘不打爆他的狗头!”
  两人吵了起来,那面红耳赤,凶神恶煞的模样好似下一秒就要出拳狠揍对方一顿。
  兰诺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,这俩人在一块儿,心平气和的次数很少,偏偏吵得这么凶,居然成了朋友,可真是邪门了!
  两人越吵越火大,双方都不愿退让一步,见说不通直接就演变成全武行,在屋外打得天翻地覆,看得童瑛目瞪口呆。
  这一番变故,让童瑛脑门上都是冷汗,昨晚上板寸头直接杀人,现在一言不合又和人干架,下手也不含糊,看周围飞沙走石,战况十分激烈,那金发女人也十分牛逼,牛叉得完全不像是个女人。
  童瑛越发觉得这地方恐怕是十分不安全,根本就不像个法制社会,那两人打架,红毛完全没有劝架的意思,反而站在一旁看戏,偶尔嘴里发出两声喝彩声,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  童瑛对自己的未来深深掬了一把冷汗,倘若这个地方社会治安很差,杀人掠货是常态,那恐怕她必须得给自己的未来早做打算。
  毫无疑问,对于弱者而言,依附强者生存是最明智的选择。然而童瑛现在身无分文,除了她这个人,她什么也没有,难道她真的要沦落到靠着出卖色相勾搭男人?在童瑛脑脑子里进行着各种思想斗争的时候,那两人的战斗也已经接近尾声。
  安妮塔重重得摔倒在碎石中,她爬起来,摆了摆手道:“不打了不打了,算你赢?!?
  江城很是不忿,“什么叫算我赢?你说清楚,安妮塔,是你非要跟我打,早多少年就跟你说了,你打不过我,手下败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儿了!”
  “江城你别得意,总有一天老娘要把你打得屁股尿流,让你跪下叫大姐大!”安妮塔输人不输阵,输了没什么好丢人的,只是想不到江城如今更强了,明显刚才就没尽全力,安妮塔心里憋屈得慌,她也曾被人称为天才,可人比人真是气死人!
  安妮塔不再提要带人走的事儿了,冷静下来想想,她真把人带回去,确实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安妮塔虽然不把人带走了,却很喜欢这洋娃娃般的小姑娘,看她衣服又脏又破,连忙说回去给她弄两身衣裳回来。
  兰诺是巴不得安妮塔接手这烫手山芋,可没想到她大小姐这次竟然不和江城唱反调了。安妮塔走了,兰诺看了那江城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还说不是为了女色……”
  兰诺从栏杆上一跃而下,很快没了身影。
  瞬间,其他两人都走了,江城挠了挠头,他刚才都干了什么蠢事儿?都怪安妮塔,把他本来的计划全给打乱了。
  虽然板寸头救过她,但现在童瑛心里已经把他列为头号危险分子,板寸头刚才连那金发美人都打了,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,要惹恼了他,怕是一拳头就能让自己直接嗝屁!
  童瑛很想摆出个笑脸给对方,但因刚才的事情,童瑛实在笑不出来,一双眼睛忐忑地看着他。
  江城心里也烦,他走进屋,坐在凳子上看着女孩,沉默良久才说道:“你走吧!”
  童瑛看他面色不善,表情十分严肃,虽然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在心里猜测对方此刻正是在气头上,她可不敢这时候上前惹人嫌。反正也听不懂,她也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,迈开腿直接走到床沿边坐下。
  江城看着她非但没有走,还径直走到自己床尾坐下,江城面色越发难看,这丫头脸皮也太厚了吧?
  她如此行事,江城在心里把她和内城那些谄媚逢迎的女人划上了等号。
  江城绷着一张脸,站起来三两步走到她面前。
  童瑛心里惶恐不安,因为对方明显有些动怒,童瑛睁着一双大眼睛,无辜的看着他。
  江城提起她身后的衣领,面色不虞地道:“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,我也不需要女人,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?!?
  江城看她面容稚嫩,猜测她可能还没成年,不过他也知道这里的女人从小就要依附于男人生存,因而学了不少讨人喜欢的手段。但想要把这些手段使在他身上,真不知道该说她单纯还是蠢呢!
  童瑛心理对此人的印象跌落到谷底,板寸头哪里是脾气不好,分明是脑壳有病,莫名其妙就发神经!
  然而不等童瑛说话,江城已经带着她奔跑起来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,板寸头将她扔在地上,童瑛面色苍白,她觉得自己先前真是看走了眼,这男人就是臭水沟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脸长得好看有屁用。
  童瑛心里又气又可悲,她是什么都听不懂,可这男人带她来这里,显然是准备要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。
  昨夜这男人就不想管她,她以为对方到底是心软了,可不过一夜的功夫,这男人又心硬如石头,若早知如此,那还不如当初他直接见死不救,反正她原也当自己死了,好过现在明明怀揣着希望,却一秒跌入无间地狱。
  她会在沙漠里迷失方向,没水没食物,她会死,最终埋没在黄沙中,多年后成为一具干尸。
  男人绷着一张脸,那张脸上看不到半分柔和,童瑛站起来,她不求他了,求也没用,这个男人一心想要甩掉她,她都明白。
  江城想要说点什么,那姑娘已经抬脚迈步往沙漠走去。江城看着她的背影,